壮丽70年滨州成长足迹:1960年 惠民专区粮食作物大减产,胡耀邦途经北镇与当地干部合影

5d356a2a4ac5890811635679

【编者按:7月7日起,滨州网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滨州成长的足迹》大型专题报道,将持续到国庆节。敬请收看!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更是推动“富强滨州”建设的奋斗之年,滨州发展将掀开新的一页。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此,引用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佘春明“六问”之“梦想之问”——在滨州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梦幻之旅”的成功实践。在苦海沿边的烂泥滩上建设滨州港曾是一个梦,几十年干下来,梦想变成了现实;把一个个大土坑、一片片低洼地变成“四环五海”,十几年干下来,梦想变成了现实;曾经是光秃秃、白花花的盐碱地,十几年的“林水会战”干下来,变成了林河湖草生态系统完善的园林城市,梦想变成了现实······

让我们一起深刻回顾1949年以来,在滨州这片热土上曾经的奋斗足迹,也期望无数前辈的奋斗成为我们前行的强劲动力。】

年度大事

1.1月1日,根据国家制定的黄河综合利用规划要求,黄河王旺庄枢纽工程动工兴建,并举行万人开工典礼,中共淄博地委第一书记兼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王成旺到会讲话。全部工程包括南北引水闸、拦河泄洪闸、电站、船闸、拦河坝等,共调集干部141人,工程技术人员834人,工人2500人,民工4.1万人,到年底已耗资1156万元。翌年停工缓建。1962年废弃。

5d356a2a4ac589081163567a

王旺庄水利枢纽工程全图(资料片)

2.2月8日,淄博专区大批青年赴渤海荒滩兴建大面积林业基地。淄博专区九县市的15000名青年组成远征造林师,开赴大孤岛开发荒滩,植树造林。13日,山东省青年开发绿化渤海荒滩誓师大会在孤岛举行。李范代表共青团山东省委将一面绣有“绿化渤海荒滩的尖兵”的锦旗授予在孤岛建起山东省第一个机械化林场的淄博远征造林师。

3.3月8日,胡耀邦来淄博专区视察工作。中共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在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林萍、淄博地委第一书记王成旺的陪同下,赴大孤岛慰问了淄博远征造林师,参观了蒲松龄故居。10日下午,胡耀邦在团地委机关大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勉励青年要树立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为加速社会主义建设和将来实现共产主义而奋勇前进。

4.3月10日,山东省农业中学现场会在邹平县召开。山东省副省长余修、教育厅厅长李芸生、淄博专署副专员王健民等出席了会议。

5.3月13日,中共淄博地委召开会议研究安排社员生活。淄博专区水肿病人大量增加,地委召开各县第一书记参加的扩大会议,研究了社员生活的安排问题。要求各级党政干部和医务工作人员,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制造“代食品”,采集树叶和野菜,开展生活自救和治病工作。

5d356a2a4ac589081163567b

《野菜和代食品》(资料片)

6.5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农村开展“三反”运动的指示》,全区结合生产救灾,在农村开展了反对贪污、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突出解决了农村干部多吃多占的问题。

7.6月, 淄博专区全区遭受旱、涝、风、雹、虫灾面积1036万亩,占总耕地面积的60%。

8.9月初,淄博专区2万余名干部下放到生产第一线。根据中共中央、中共山东省委的指示,地委在不到20天的时间内,从地、县、公社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在职干部中抽调了26027人下放到粮食、钢铁生产第一线(其中,地直党政群及企事业管理机关有在职干部1146人,下放了697人,占总人数的63%)。同时还从各方面压缩了274036名非农业人口劳力,将这部分人下放到了生产队和作业小组。随着干部的下放,全区撤销合并了29个性质相近的单位,停设8个部门,取消了58个临时性办公室。

9.1960年,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的影响,以及旱、涝、风、雹、虫自然灾害严重,造成了全区群众生活困难,水肿病、妇女病等较普遍发生,并且出现了非正常死亡和大批人口外流。中共淄博地委、专署先后几次组织生产救灾工作组下乡组织群众开展生产救灾,并多次调集“代食品”帮助群众渡荒,群众的生活困难得到了一定缓解。

10.沾化县富国小学、沾化县泊头公社季姜大队幼儿园、邹平县南范业余文艺创作组、惠民中心医院被授予“全国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称号;北镇师范杨鸣岐、北镇农校叶志民、邹平乐礼幼儿园邓红凤、博兴县小营油棉厂曹金刚、邹平韩坊糖厂颜世发被授予“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称号。

时代印记

灾荒之年,生存成为第一要务

1959年后,“大跃进”的影响明显暴露出来。经过“反右倾”后的继续“大跃进”,严重挫伤了农民群众积极生产的热情,严重影响了粮食的丰产与丰收。

1960年底,全区(只含原惠民专区)粮食作物总产量由“大跃进”前1957年的89972.15万公斤,下降到51900.55万公斤;农业总产值也由33415万元,降为19123万元;工业总产值则由8929.4万元,猛增到12812.6万元。这样,在工业总产值明显提高,粮食产量并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全区1959年度比1958年度多征粮食1亿多公斤,农村人口一年每人平均少两个月口粮。从而造成1959年11月至1960年3月因营养不良造成的水肿病人达21400多人,非正常死亡7571人和人口大量外流现象的发生。全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一度陷入困境之中。

发动群众制造“代食品”,采集树叶和野菜,弥补口粮短缺

面对如此严重的局势,淄博地委、专署要求各级党委、政府紧急行动起来,本着生产自救、自力更生的原则,积极寻找“代食品”,做到不逃荒、不要饭、不饿死人,彻底治好现有由于营养不良而引起的水肿病人,防止水肿病蔓延。为此,专门成立了以地委书记王成旺为首的生产救灾指挥部,各县的生产救灾指挥部也相继成立。

虽然做出努力,但是由于春季不是收获季节,吃饭问题仍在困扰全区,缺粮户和水肿病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日益增加。1960年3月,地委专门对社员生活的安排和防止疾病的蔓延问题进行了具体研究。要求各级党政干部和医务工作人员,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制造“代食品”,采集树叶和野菜,开展生活自救和治病工作。为解决人民群众的生活问题,成立由地委第一书记王成旺为组长的地委生活领导小组,具体负责全区困难群众的生活安排和防止疾病的蔓延。同时组织开展大规模的抗旱播种、抗旱保苗运动和夏粮征购工作。

5d356a2a4ac589081163567c

采集树叶当粮食(资料片)

从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抽调大量干部下放生产第一线

1960年8月9日至10日,中共淄博地委召开全委会议,对两年来的经验教训和备荒、渡荒工作作出总结。专门制定了《关于克服官僚主义的10条规定》,要求精简一切不必要的会议,减少文件,合并办公室,加强理论、政策、时事的学习。并规定,领导干部一年最少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调查研究,建立基点,参加基层劳动,发扬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到公共食堂吃饭,不得自立小灶。凡是多吃多占的,一律以贪污惩处。

紧接着,从9月初开始,地委用不到20天的时间,从地、县、公社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在职干部中抽调了26027人,下放到粮食、钢铁生产第一线。此时,地直机关在职干部1146人,一次下放了697人,占总数的63%。同时还从各方面压缩274036名非农业人口劳力,将这部分人下放到生产队或作业小组。随着干部的下放,全区撤销合并了29个性质相近的单位,停设8个部门,取消了58个临时性办公室。

重灾单位分段用粮,冬闲期间人均每日7两(16两1斤)标准粮,农忙期间为8—9两

在此期间,沾化县由于1959年冬反“瞒产私分”,出现严重缺粮问题。对此,地委进行了紧急而严肃的处理,紧急调运粮食350万公斤,帮助群众解决生活困难。进入冬季,由于全区大旱而造成的秋粮欠收问题又严峻地摆在全区人民面前。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帮助群众渡过荒年,1960年11月,淄博地委发出《关于重灾单位救灾工作的几项抢救措施》,规定:重灾单位分段用粮,冬闲期间人均每日标准粮为7两(16两1斤),劳动强度大的开春至麦收期间,人均每日标准粮可定为8—9两,各村要撤销公共食堂,尽快实行自炊。对生活不能自理的残、老、病和鳏寡孤独人员,要分别送到敬老院、疗养院或委托亲朋邻居代以照顾,基层干部对此应包干照顾。对水肿等病人的医疗费实行记账,从救济款中以报销的办法解决。对缺少衣、被的困难户,各县、社招待所要抽出棉被,免费借给敬老院和困难户使用,同时各级组织也要搜罗布头、包袱皮等废旧布料加工成衣被,予以解决。此后,全区性的生活自救运动全面展开。

从11月5日开始,中共淄博地委、专署抽调机关干部410名,奔赴渤海草原采集野生大豆。据统计,40天共收获野生大豆5.5万公斤,折合1000亩地粮食的收成,有效地起到了抵御饥饿的作用。在此基础上,把1960年全区基本建设项目由原定的196个调整为125个,减少71个,目的是节省资源投资,以最大努力保证群众生活之需。

1961年又遭受更为严重的自然灾害,先旱后涝,生活、生产举步维艰

1961年,全国人民的生活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当时,惠民专区的状况是:在经受了两年严重灾荒以后,到第3年即1961年又遭受了更为严重的自然灾害。跨年度持续300天的酷旱,继之4个多月的连天阴雨,造成了先旱后涝的严重局面,灾情之重为建国以来所未有。

据统计,全区成灾面积321万亩,因雨倒塌房屋61万间,有304人、359头牲口被砸死、砸伤,近1300个村庄、50万人被水围困。许多地方交通断绝,群众断粮断炊,生食冷饮,疾病死亡急剧增加,七八月份仅水肿和干瘦病人就多达89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25%。此外,又加之阴雨连绵,不得耕作,造成严重草荒,全区共发生草荒面积122.8万亩,因此减产、绝产就有78.6万亩。

此时又因草荒普遍发生了蝗虫、造桥虫等虫灾,因虫害减产的作物达64.1万亩。在全区已有的130多万亩次生盐碱地的情况下,又增加了60万亩。全区因土地碱化而每人平均不到半亩良田的有418个生产队,128661人;另有不到1亩良田的2492个生产队,349307人。情况非常严重,并且十分危急。

撰稿:张文 闫少青 顾超峰

往事钩沉(一)

胡耀邦视察孤岛造林大会战

途经北镇与当地干部合影留念

1960年1月,共青团山东省委响应省委“开发黄河口渤海荒滩”的号召,组织全省数万名共青团员和优秀青年,于2月中旬开赴黄河口大孤岛,进行垦荒造林大会战。其中,仅共青团淄博地委组织的“淄博远征造林师”就有15000人之多。他们浩浩荡荡地来到人烟稀少的孤岛后,砍荆条,搭窝棚,挖土井,喝咸水,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以满腔热情和冲天干劲打响了建设山东省第一个机械化林场的战斗。

5d356a2a4ac589081163567d

照片中前排右起第四人为胡耀邦。这是他惟一一次来滨州(北镇)时的留影。

就在这时,时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于3月上旬来山东视察青年工作。当他听取了团省委负责人关于孤岛造林大会战的情况汇报后,认为这种做法很好,值得提倡和推广,并表示一定要到现场亲眼看一看,慰问那些披荆斩棘绿化祖国的青年拓荒者们。

3月8日,胡耀邦在时任团省委第一书记林萍、淄博地委第一书记王成旺的陪同下,由济南经张店,于中午时分来到淄博专区所属惠民县机关驻地北镇。在此就餐稍事休息,并应邀与县机关部分干部青年合影,于是留下了这幅珍贵照片。其中,前排右起第四人是胡耀邦,第三人是王成旺,第五人是林萍。从整幅照片看,留影人个个表情自然,坐次亦不严格讲究,表现了胡耀邦平易近人,与人和谐相处的高尚风范。

当日下午,胡耀邦一行驱车赶往位于孤岛的垦利县委驻地友林。晚上,听取了县委书记姜芳萍的工作汇报。9日上午,胡耀邦等人直奔造林工地现场。他与正在干活的团员青年亲切交谈,询问他们的劳动生活情况,勉励大家安心劳动,不放松学习,以最大的决心和干劲如期完成任务,让荒滩变绿洲,孤岛变宝岛。被青年们的劳动热情所感染,胡耀邦不顾旅途劳顿,毅然脱下大衣,拿起铁锨,与青年们一起挖坑,亲手栽下了几棵小叶杨树,以示对青年们的褒扬和鼓励。

9日中午,胡耀邦结束对孤岛林场的视察,返回垦利县委驻地后,还应县委领导的请求,挥毫泼墨,在两张白纸上题写了两首富有民歌风味的诗篇。其一是:“青年干得欢,大战渤海滩,造起万顷林,木材堆成山。”另一首是:“黄河万里送沃土,渤海健儿奋双手,劈开荆棘建新舍,定教荒岛变绿洲。”

(本文发表于本报2012年10月30日第五版,原题《52年前胡耀邦曾来滨州》,作者为孙向忠)

往事钩沉(二)

王旺庄水利枢纽工程昙花一现

在滨城区和利津县交界的黄河滩内,伫立着24堵“石墙”, “石墙”内裸露着锈迹斑斑、扭曲变形的根根钢筋。这些石墙,就是当年盛极一时的王旺庄拦河枢纽工程的遗迹。

王旺庄水利枢纽工程设计在当时堪称“高大上”

《惠民地区黄河志》写到:遵照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综合规划报告》和相应决议的精神,国务院责成有关部门和省区,根据黄河规划,对第一期灌溉工程进行勘测设计和施工。采取“节节蓄水,分段拦泥,尽一切可能把黄河水用在工业、农业和运输事业上”的方针,实行梯级开发,规划确定在黄河干流上兴建多级拦河枢纽工程,王旺庄枢纽是44个梯级最后一个。根据黄河综合利用规划要求,王旺庄枢纽工程包括南北引水闸、拦河泄洪闸、电站、上下游通航船闸、穿黄船闸、防沙闸、拦河坝、防洪堤等。

作为滨州第一本黄河志《惠民地区黄河志》编纂者之一的高庆久说:“按照当年对黄河下游综合利用规划的要求,王旺庄枢纽主要是为了满足黄河南北两岸900万亩土地灌溉的需要而建设的。同时,人们还希望它能够沟通黄河干流及两岸的航运,结合下游渔业用水,举办小型水电站。”

根据设想,王旺庄水利枢纽工程全部建成后,可保证惠民地区黄河两岸650万亩土地的灌溉问题:提高张肖堂、刘春家引黄渠首枯水引水位,以利两灌区灌溉;打渔张、韩墩两灌区修建总干枢纽和中小型水库,调节灌溉、航运和小型发电;南北穿黄闸沟通桓(台)、无(棣)运河、环海运河,有利国防交通;顺黄河通航轮船,铁路、公路在黄河两岸沟通,发展运输事业;拦河枢纽发电2600千瓦,为生产生活服务,保证海口及沿海用水,大力发展渔盐业。

5d356a2a4ac589081163567e

工程遗址(资料片)

对泥沙问题严重估计不足,造成工程最终“烂尾”

1960年1月1日,黄河王旺庄水利枢纽工程在博兴县王旺庄举行万人开工典礼,中共淄博地委第一书记兼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王成旺到会讲话。全部工程包括南北引水闸、拦河泄洪闸、电站、船闸、拦河坝等,共调集干部141人,工程技术人员834人,工人2500人,民工4.1万人。

一位住在附近的李姓村民回忆,自己十来岁时常看到大人们在施工现场忙碌。“当时是从两个村子之间挖了一条300米宽、好几公里长的引河,用土坝拦了起来,准备修水闸让黄河顺着引河绕个弯再流到下游去。”

5d356a2a4ac589081163567f

治理荒碱洼。

从1960年1月开工至年底,拦河土坝、拦河闸防洪堤、生产堤、引河等挖筑土方工程共完成280多万立方米,仅占计划的47%;混凝土浇筑工程完成3.8万立方米,占计划的95%;石方抛砌工程完成1.8万立方米,占计划的14.6%;实用工日275万个,占计划的48%;耗资1156万元,占计划的74%。

据资料记载,当时人民生活已经十分困难,劳力不足,病员增多,给养贫乏,民工情绪不稳,物料供应及运输不及,严重影响施工进度,在左倾思想影响下,却欲罢不能。

而在年近八旬的高庆久眼中,经济上的困难绝非“病根”,激进思想“绑架”下的不科学不理性决策,才使得失败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当年,人们对自然认识不深刻,对黄河泥沙问题的严重性估计不足,是造成枢纽最终“烂尾”的根本原因。

除保留两岸引黄灌溉工程外,拦河枢纽工程全部废除

1961年,该工程被列入停缓建维护工程项目,1962年中共山东省委下达指示,王旺庄枢纽工程停建,机构撤销,人员调离归队,财产物料移交惠民地区水利建设指挥部。1962年汛期,河道恢复正常泄洪。

1956年兴建的打渔张引黄闸干渠和韩墩引黄闸干渠,作为王旺庄枢纽工程配套工程,直到今天仍在发挥功效造福百姓。

“当时经济落后和科技水平不高,前苏联专家对黄河泥沙量估计严重不足,而绝大部分人,对外来和尚念的经,却深信不疑。”高庆久说,“人们认为,只要三门峡建成了,那黄河上游的泥沙就被拦截住,下游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可以大刀阔斧地搞水利建设了。殊不知,前苏联专家只是机械和教条地将本国经验搬到中国来用,完全不考虑实际情况。

撰稿:田政

参考资料:朱庆光、郭笑《王旺庄遗迹:滨州人治黄的未竟梦想》,《滨州地区志》、《惠民地区黄河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壮丽70年滨州成长足迹:1960年 惠民专区粮食作物大减产,胡耀邦途经北镇与当地干部合影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