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范筑先筹军饷、帮解放军藏枪…东昌府区侯营村任家店的红色印记

众所周知,东昌府区侯营村是红色英雄村,在抗日战争时期侯营村就有地下党员进行革命活动,解放战争时期又有一批热血青年参军,9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抗美援朝中还有一批侯营村儿女奋不顾身、冲锋在前,立下战功。

今年7月7日,是全民抗战爆发82周年纪念日,也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聊城晚报记者发现,侯营还流传着任家店与范筑先抗日保卫聊城、解放军解放聊城的一段段佳话。


任家店买柏木帮范筑先筹军饷

5d236286e0571d42ed7c141a

侯营任氏家族祖上因在村里做生意,把闲置的房子开成客商店,所以,任家店随即成为当地百姓口头上对侯营任氏家族的代称。

抗日英雄范筑先的抗日事迹在当时远近闻名、妇孺皆知。范筑先变卖家产积极抗日的爱国情怀感动了聊城的老百姓,大家都积极地支持他抗日。任氏家族也不例外,积极捐物捐粮,支持抗日。

1936年11月,范筑先升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长。尽管当年生活比较困难,但任氏家族因地多在侯营村算得上是个好户人家。当年,侯营任氏家族第六代、解放后侯营村第一位大学生、年届86岁的扎根青海高原的肝胆医科专家、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任震宇(曾用名 任金生)虽然还小,但也懂了一些事理。抗战期间,任震宇的爷爷任凤林感觉着范筑先的部队缺军饷,而日本鬼子在鲁西烧杀抢掠,家里的粮食与其让日本人抢走,还不如捐给范筑先抗日部队。,于是,用花轮大车装了两布袋棒子(玉米),往城里送公粮。任震宇和哥哥任金成坐着爷爷赶的毛驴车,亲自把玉米棒子送到了聊城县官府。

5d236286e0571d42ed7c141b

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期间,任震宇的大姑家在距侯营村不远的十里营村是任震宇的大姑家,姑父和月斋是中共地下党员。和月斋主动和范筑先取得联系。在一次商讨抗日时,得知范筑先为筹集抗日军饷,想把祖坟地的柏树卖掉,但暂时没找到买家,和月斋来到任家店表示,范县长为抗日筹集军饷,想把祖坟地的柏树卖掉,咱买下吧!当年于是,任家店买下了柏树并筹钱付给了范筑先,。考虑到范筑先是为了抗日筹饷才卖的祖坟地的柏树。,所以,任家店没有把范筑先家祖坟前的柏树没有全刨掉,而是只把坟周围的几棵小点的树刨下来掉,拉了两口棺材的料。关于这一史实,当年只有10岁的侯营村原村干部、现已92岁的王志和还记得当时的伐树情景。

“1957年,侯营土地合作化,我家的一片枣杚树林子划归了侯营供销社,我家的祖坟地也被圈了进去。由于祖坟在路边上,得把祖坟迁出来。迁祖坟时,我发现我老爷爷的棺木确实是柏木做的。20年了,红色的棺材依然完好。,证实了父辈们说的是事实。”任震宇说。


任家店冒险帮解放军菜窖藏枪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是战胜国。当年任震宇是高小一年级的学生。,他和几个同学上街写黑板报、贴大字报,拿着大喇叭喊。在集上把,向广大群众宣传日本投降的消息向广大群众作宣传。

日本侵略者投降后,原来的汉奸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军队,占领了侯营村西北角日本人的据点。共产党的地方干部和部队占领了广大农村。当时聊城的地方区长柴龙看到任震宇表现积极,就推荐任震宇他当了侯营村的儿童团团长。和月斋经常到任家店开会商量事情。,任震宇则就给他们站岗放哨。任家店自然而然地成了地下党的交通站,为地下党传递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有一天晚上,柴龙带着10几个人装扮成百姓来到任家店集合说,上级命令这里的共产党地方武装过几天要打村西头的“小围子”,这些枪先放到任家店藏一下吧。任锡安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枪,有点犯愁:这么多枪,藏到什么地方呀!?和月斋提醒把枪放到任家店西院里的菜窖里。,于是,任锡安果断地把枪藏进了菜窖里。

大约阴历的八月底,柴龙带着一些人把那些枪拿走了。过了两三天的一个晚上,共产党的地方部队配合正规部队开始打村西头的小围子。那天晚上,任震宇正好和父亲在院子里睡觉,听到枪响,密集的枪声让他好奇。任震宇看到村西北的上空,好像是放礼花似的一片火光。他正看得出神,突然听到墙头上有两个人在喊:“老乡,、老乡,八路军今天晚上打围子,掩体不够,你家有大车吗,?借用一下”。任锡安一听是打围子的八路军,二话没说,就把大车借给了他们了,“围子”打了大半夜,天快亮的时候,八路军吧把大车送了回来了。在晨曦的光芒中,任震宇看到了大车梆上有很多抢眼。


任家店是军爱民民拥军的典范

5d236286e0571d42ed7c141c

柴龙与任家店交往期间,安排了两个胶东的解放军战士一边为在任家店打短工,一边听从上级调遣。其间,任家店的牛被城南的土匪偷走了。,任锡安安排人顺着牛的蹄子印寻找,最后找到了城南,才知道牛被土匪牵走了,本想忍气吞声地不了了之。,但被在任家店打短工的两个战士知道后,两名战士将任家店被土匪盗抢的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汇报。解放军随即从外村调来3个战士,。

这样5个战士抗扛着4杆长枪和一挺机枪来到明堤城南土匪围子前,“任家店的牛你们也敢偷?!”随即就是一阵机枪扫射。土匪打出了白旗投降,只得将牵入宰房的牛送回了任家店。发现被偷走的牛被就救回来了,任锡安高兴得老泪纵横,用几碗挂面二两酒招待解放军。

1946年底,解放军向聊城城外集合,准备解放聊城。任锡安赶着毛驴车将这在店里打短工的两个名解放军战士送到聊城城外的集合地点。路上,两个战士用长枪打死了两个土在城墙上站岗的匪兵,一枪一个。为此,任锡安内心非常佩服这两个战士的枪法。正是因为有像任家店这样众多普通百姓的支持,1947年1月,聊城才得以解放。

1950年下半年,新的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实施,任家店尽管比一般农民富裕,但任家店为革命作做出了的贡献,是有革命背景的。正因如此,任家店被列为中农,避免了一场家庭危机。“文革”期间,任锡安跟和月斋曾背着大锅饼远赴贵州看望在贵阳任主要领导的柴龙。岂料,柴龙1964年在“四清”运动中被错误批斗,身处窘境的柴龙,只得留下任锡安的一半锅饼。这也是任家店与柴龙的最后一次交往。

全媒体记者 陈金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帮范筑先筹军饷、帮解放军藏枪…东昌府区侯营村任家店的红色印记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