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爹里爹气”,马斯克千篇一律

8月29日,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上,马云和埃隆 · 马斯克有一场对话。

“双马”对话颇受期待。对话全文公开发表之后,不免引出一番“孰高孰低”的争论。不少人认为,“美国硅谷梦想家”马斯克给“中国商人”马云扎扎实实上了“一堂课”,前者大胆想象、大胆求证,对比后者的步步为营、资格碾压,简直象征了“两个国家的差距”。

果真如此?

“爹学”与“饼学”

“双马”对话没什么高下之分。因为一样都是片儿汤话,充满水分。

对话分成四个部分,每个部分的主题分别是“AI”“火星”“就业”和“生命”。整场对话一共45分钟,平均下来一个主题的讨论时间只有十分钟多一点,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两位不同领域的人士讨论出“真知灼见”也很困难,而且话题还在不断转换,跳跃性极大。从会议主办方的角度来看,这点时间只是计划双方“随便聊聊”。

马云的表述总结起来是“相信人类,相信年轻人,相信地球,从错误中学习”。马斯克的表述则是“相信技术,相信人工智能,相信火星,赛博格万岁”

这些“名人鸡汤”应该是21世纪的读者耳熟能详的了。

如果有人硬要用儒家的“未知生焉知死”对抗西方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黄色文明不如蓝色文明”云云来理解此轮对话,不免有些上纲上线。这45分钟的对话,可能最多算是一场“无效沟通”、鸡同鸭讲——只是借着“对话”的由头,二人自说自话了一番。

当然,马云和马斯克还是在短暂的“自说自话”中突出了自己的个人特色。

马云由此获得了“爹学”代表人的称号。因为豆瓣有网友观摩了“双马”对话后,总结出了“爹系对话”的特征:“爹里爹气”——用父亲的身份和口气讲话,追求的是自身对对方的资格碾压;根本不在意对方的观点;话术即使看起来像说服,但也不会考虑如何让人接受。

“爹学”马云

“爹里爹气”多见于中年男性,特别是具备了一点世俗意义上的成就的中年男性。据悉,该症状是当代中国人亚健康状况的最大成因。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这种“明言明语”,深得“爹学”之精髓。

有网友同时创造出“薛定谔的‘爹’”之概念。薛定谔的“爹”,指的是说话人在被观测之前处于爹孙叠加的概率云状态,非爹非孙,亦爹亦孙,当被观测后,(取决于其与观测者相较地位高低)波函数坍塌为爹或孙。

阿Q见到赵太爷自然是“孙”状态,但见到王胡就是“爹”。《顽主》里,小混混马青上街挑衅,对着行人晃着拳头叫唤“谁他妈敢惹我”,行人低眉顺目避而远之,一位铁塔般的小伙子说“我他妈敢惹你”,马青马上环顾四周,揽住对方的肩膀,“那他妈谁敢惹咱俩”?可谓是爹孙之间的无缝切换。

马斯克的态度无可指责,但讲话内容大而无当,千篇一律,堪称“饼学”,从肉夹馍到飞饼,丰俭由人,即使是中国观众也听得倒背如流。

“饼学”马斯克

虽然不会大谈“生态闭环”,但这位有“美国贾跃亭”之称的故事高手,深知“故事讲得好、投资追着跑”的真谛,同时多年坚持给科技媒体提供大量报道素材,几乎以一人之力,推高了硅谷的商业泡沫。

比如“重型猎鹰”火箭把特斯拉电动跑车送入火星轨道,怎么看都是巨资砸下来的营销手段,和“科幻”“未来”沾不上什么边儿。比如一边直播一边吸大麻,一度令人怀疑他的精神状况。

真问题

我们期待马云和马斯克谈点“真”问题。

比如马斯克在上海建起了特斯拉工厂。那么,如果这里拍一部纪录片《中国工厂》,我们能看到什么?

7月初,特斯拉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工厂技师、班组管理类岗位专场招聘会,包括冲压、焊装、涂装等7个车间,共28个职位,500个空缺。据悉,该招聘会的应聘竞争激烈程度堪比上海公务员考试。

7月初,特斯拉在上海举办招聘会,应聘竞争激烈

但是,中国区正在大幅裁员。原因是公司资金运转困难。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特斯拉总营收为45.41亿美元,环比下滑37.16%,净亏损为7.02亿美元。而且特斯拉自打第一款汽车面世以来,一共就只有一只手数得过来的季度盈利过。

就像民主党的“政治宣传片”《美国工厂》上映,尖锐地指出中国制造企业在美国遭遇的困境。那么,作为硅谷出身的民主党支持者,马斯克的高端制造工厂又将在中国遭遇些什么?

就业岗位。特斯拉中国区裁的是白领,招的是蓝领,但对于高端制造业来说,生产线严重依赖自动化机械,招工数量仅有500人,几近于“无人工厂”。

绿色通道。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一路绿灯,一般来说,大容量接电项目的平均周期为80天,而超级工厂1200KVA的临时施工用电花了37天便接通,这一奇迹甚至被刊发在国家电网的报纸上。

政策优惠。超级工厂位于上海临港产业区,土地出让价格每平方米1100多元,等于白菜价。9.37亿人民币的土地出让费由中国的银行提供优惠贷款。建设工厂需要500亿资金,也均从中国的银行借贷或以债券的方式筹集。

稳定外资。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留住特斯拉可能具有相当大的广告效应。而且特斯拉是外资独资,这在汽车行业里是头一份。

鲶鱼效应。中国电动汽车行业常年靠补贴输血,毫无竞争力,引入特斯拉可能会带动本土电动汽车的发展。

我们也可以问,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有没有工会?

同样,这个问题也可以请马云回答。

当真你就输了

互联网企业和高端制造业一直是投资风口,现在活下来的投资公司,也基本只把目光锁定在这两个行业之间。但是,真需求还是假需求,真风口还是假风口,没人清楚。态势好的时候,从A轮到Z轮的投资都有,但经济寒冬一到,裁员或者拼命加班,任选其一。

2018年,在许多互联网公司宣布了各自的裁员计划后,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内部管理会上明确表示:阿里巴巴不会裁员,相反将继续开放招聘

中国的互联网和高端制造业,正在转型阶段,远没有达到瓶颈。困难来自于资本增值的需求造成了结构失衡。在消费者层面,价值被过度榨取,竞争高度同质化,而在企业层面,生产力市场和整个底层结构的信息化才刚刚起步。寒冬是暂时的,然而普通劳动者很难知道如何定义和度过“寒冬”。

同样寒窗苦读,有人进了风口行业,做JAVA写Python,月薪10万以上,有人笔耕不辍、蜡炬成灰,千字三百元,难道前者真的比后者的商业贡献、社会贡献更大?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差距,真的是由贡献的价值差距决定?

劳动者越劳动越贫穷,所有的劳动所得都只能用于维系基本生活,这个时候,“爹学”代表和故事大王告诉我们,不存在劳动异化,只有披星起、戴月归、连轴转下的自我实现。

而且,正因为社会达尔文主义大行其道,“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普通劳动者也流行管富商叫“爸爸”,导致“爹学”和“饼学”市场广阔。

“双马”对话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大商人的话听听也罢,但不要当真,更犯不上去分析什么“微言大义”。

前几天的“摘瓜”大佬就是一例。摘瓜之说,引经据典,模棱两可,两边都抓不到什么把柄,但这种话除了让其自保, 也没有什么别的意义。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荣智慧

排版 | STAN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马云“爹里爹气”,马斯克千篇一律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