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参加政协会议,毛泽东周恩来亲自迎接

图片来自“中国政协杂志”
1949年8月28日下午4时15分,宋庆龄由邓颖超等陪同从上海抵达北平。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民主党派负责人等到前门车站欢迎。
车刚停稳,毛泽东便走进车厢,握着宋庆龄的手热情地说:“欢迎你,欢迎你,一路上辛苦了!”宋庆龄高兴地说:“谢谢你们的邀请,我向你们祝贺,祝贺中国共产党在你的领导下取得伟大胜利。”
宋庆龄在毛泽东陪同下走下列车。她身着一套黑色拷绸旗袍,系一条洁白的纱巾,盘着发髻,显得十分端庄。周恩来迎上前去握手问候,宋庆龄说:“感谢你派你的夫人来接我。”周恩来说:“欢迎你来和我们一起领导新中国的建设。”
原来,早在这年1月19日,毛泽东、周恩来便联名写信给留居上海的宋庆龄:“中国革命胜利的形势已使反动派濒临死亡的末日,沪上环境如何,至所系念。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将在华北召开,中国人民革命历尽艰辛,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参加此一人民历史伟大的事业,并对于如何建设新中国予以指导。至于如何由沪北上,已告梦醒和汉年、仲华熟商,总期以安全为第一。谨电致意,伫盼回音。”
宋庆龄接到信后,因当时身体不适,不宜旅行,暂时未能动身。
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中旬,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召开之时,毛泽东和周恩来商量要派一位专使专程去上海请宋庆龄北上。这时,周恩来建议选派和宋庆龄交情很深的邓颖超去上海迎请为好。毛泽东则补充说,曾长期在宋庆龄先生身边工作的廖梦醒一同去迎接更好。
廖梦醒先行一步,见到了宋庆龄。因为孙中山是在北平不幸病逝的,所以宋庆龄对廖梦醒说:“北平是我最伤心之地,我怕到那里去。”廖梦醒说:“北平将成为红色中国的首都。邓大姐代表恩来同志,特来迎你。你打算什么时候见大姐?”宋庆龄说她想好了再通知廖梦醒。
6月19日,毛泽东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亲笔信:“庆龄先生:重庆违教,忽近4年。仰望之忱,与日俱积。兹者全国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同志趋前致候,专诚欢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请教,至祈勿却为盼!专此。敬颂大安!”
两天后,周恩来也亲笔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信:“庆龄先生:沪滨告别,瞬近3年。每当蒋贼肆虐之际,辄以先生安全为念。今幸解放迅速,先生从此永脱险境,诚人民之大喜,私心亦为之大慰。现全国胜利在即,新中国建设有待于先生指教者正多,现借颖超专诚迎迓之便,谨陈渴望先生北上之情。敬希早日命驾,实为至幸。专上。敬颂大安!”
6月28日,邓颖超接到宋庆龄宴请自己的请柬。当天,邓颖超带着毛泽东、周恩来的亲笔信,和许广平、罗叔章一起从北平专程赴上海。29日,邓颖超到宋庆龄的寓所。多年不见,胜利重逢的欢乐,使中国这两位伟大的女性拥抱在一起。
邓颖超款款叙说别离后的情怀,宋庆龄非常有兴趣地倾听着。接着,邓颖超介绍了新政协的筹备情况,并从手提包书取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信,郑重地说:“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即将在北平召开,中央人民政府也将正式建立。党中央、毛主席恳切盼望您能北上共商建国大计。”
宋庆龄接过两封信,明白其中的分量。她仔仔细细地看完了,认认真真地思索着,慢慢地说:“这事容我再仔细想一想。”邓颖超忙说:“这事不忙马上定下来,先生可以从容考虑再作定夺。”
邓颖超在上海留下来了,一留便是两个月。期间,邓颖超又几次去看望宋庆龄,约请她出席有关活动、或出席宋庆龄在上海举办的有关公益活动。终于有一天,宋庆龄微笑着对邓颖超说:“我决定接受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先生的邀请。”
随即,邓颖超和宋庆龄商量哪一天动身,并立即通知北平。
当时,有3个单位都提出要推宋庆龄为代表,她以什么名义参加政协会议呢?7月18日,周恩来和李维汉致电中共中央华东局陈毅、潘汉年并转邓颖超,请他们就这个问题征询宋庆龄本人的意见。
3天后,邓颖超复电周恩来、李维汉说:“孙夫人表示因身体不佳不能参加任何团体的业务,也不愿参加任何团体,只愿以个人旁听的资格列席新政协会议。”同时,邓颖超提议:“以宋为特别邀请代表,请中央决定。”
为此,新政协代表中特设了“特邀代表”一类,其中有宋庆龄、陶孟和、张难先、张元济、张治中、邵力子、程潜、傅作义、周信芳、梅兰芳、赛福鼎等。8月6日,周恩来致电邓颖超:“新政协9月开会,孙夫人以8月下旬或9月5日前来平为好,并请她9月下旬在平参加中苏友好协会筹备会议。”可以说,宋庆龄北上参加政协会议,与周恩来的大力推动是分不开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她来参加政协会议,毛泽东周恩来亲自迎接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