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济南

济南,济南

十年前还是个不经世的孩子,随父母来到济南,天气炎热,妈妈戴着大大的遮阳帽,爸爸也带着墨镜,刚下汽车站,走出院子,再走一段是步行街,布满密密麻麻的小摊,漫长的旅途炎热劳累,体验不佳,那时候年少稚拙,难以理解为何父母会对这座城市有未名的喜爱。

十年后我来到了山大。走了一些地方,有了一些阅历,才真正体会到美的地方。我风尘仆仆,走在洒满阳光的济南的街道,柳叶细长,雀鸟和鸣,街道络绎不绝。“齐多甘泉,甲于天下”“家家泉水,户户垂柳”“寰中之绝胜,古今之壮观”。三月初春,走到曲水亭街,微风细雨,泉水汩汩,一眼望去,茶水人家,姹紫嫣红,争相竞放。“更能消几番几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在街尽里的酒吧驻唱,一把写满了使用者名字的吉他,一台混响很强的音箱,就能带给老街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行人驻足观看,形成别样风景。酒吧的人都很棒,老济南的后代,众筹集资办青旅,办酒吧,办咖啡馆,思想新颖,代表着年轻一代。年轻的济南人说,他们有些地方还是很像老济南的,固执、安逸,或是其他令人艳羡的美德,都是济南独特山水赏赐人们的独特性格。

济南,济南

前两天采访了一个老济南,约在曲水亭街中段的茶座儿,采访他对老济南的看法。早上十点,游人来来往往,泉水叮咚,走了一段看到白发老人,温顺的小狗依在他的脚边。老人就坐进这幅画里面。见了面,他随和健谈,毫不摆架子,聊了很多,老人带我去了他的宅子,过道儿里做饭的奶奶笑得很灿烂,一边做饭一边把我们招呼进去,白墙红瓦,红木框窗户,扶手椅桌边的茶几,古色古香,颇有气氛。

走在唐突的济南的春天,大明湖里的柳枝正忙着抽芽,平静的湖水,鲜有人去的古迹,勾人的涟漪,杂草边上的无名鸟,缤纷野花的湖畔,川行的游人,棉白的云,比起十年前,绝然不同。人们所说的“夏雨荷”,也许真的不只是琼瑶剧本中的一个角色,而是整个济南代表的婉约气象,或者是这些泉水的美丽身姿,再或者是历史名家留下的才气使然。“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是四个字放在济南身上,就是完完全全的勾勒了,这幅水墨画清淡典雅,像清茶,让人品完了还想再砸嘛几口,唇齿留香。

济南,济南

大明湖的稼轩祠西,有一名为晏公庙的小景点。沿小路走去,有石碑兀立,“晏公庙”三字镌刻其上。太湖石后的小巧院落,就是晏公庙了。通行者说,此处原为清代遗留下来的一座民居。正殿厅堂面阔三间,进深两间,青石灰瓦,彩檐斗兽,气派非凡。厅堂内迎面一座神龛,捲帘旁挂,中为晏子坐像,威仪高贵,襟束庄严。神龛上悬黑色牌匾,“齐天贤相”四字熠熠生辉。东西北三面内壁的大型彩绘壁画记录着有关晏子的生平故事,展现着晏子“贤”和“智”的品格,生动再现了他足智多谋,廉洁奉公,立身持节的辉煌人生。同行春光,短暂快乐,这是其他地方带不给的、独属于济南的小小的温馨。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景点,就能带给游人短暂的震撼。

不同于寒冬里洋洋洒洒的大雪那样遍地泼墨,不同于晚秋解放阁飞檐上略略积累下的霜,不同于艳丽的盛秋的红叶谷,不同于冬季挥毫泼墨的雾霾,不同于夏季的济南的热情如火,春天是最容易让人发出“羡煞济南山水好”的感叹的时节。春光乍现,万物复苏,争相生长,海棠怒放,樱花飞舞,柳叶轻拂,泉水荡漾,“家家泉水,户户垂柳”。

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大学生,济南,远离故土,却能给人踏实的感觉,我想这就是我不后悔选择这里的原因。有伙伴,有美景,老济南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新济南又让人充满期待。这就是精彩之处。难怪那么多浪漫的故事发生在这里。斗转星移,四季变迁,既有中西合璧,也有独特自我,既有年轻元素,又有古城性格,从芙蓉街的川流不息,到高铁站的人来人往,从沉甸甸的历史典籍,到璀璨的现代化的新新济南,从世茂恒隆的时尚气息,到曲水亭街的安静祥和,从深居庭院的老图书馆,到全民健身的奥体,济南不是一种济南,济南是多个济南的集合体,它是令人敬佩的老城,是让人流连忘返的泉城,是充满现代气息的新城,是充满机遇的青春之城,是和谐共生的共同体……

济南,济南

“家家泉水,户户垂柳。”砖墙红瓦,泉水叮咚,现代并且古老,震撼。

是我的济南。不论它老旧还是新奇,不论它在外人眼中是什么样子,它是特别的。

文章作者

武中奇

职业:山东大学文学院 学生

文章来自网络,作者:网络编辑,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http://www.sdci.com.cn/news/5995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