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私募债逾期后海航抛出认购新债方案,如此“借新还旧”合规吗?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27日电(罗琨)自2017年中陷入流动性危机后,海航集团每一笔债券的兑付都牵动债券市场投资人的神经。

近日,据外媒报道,海航集团旗下票息8%、本金3亿美元的海外债已经完成兑付。与此同时,多名海航私募债“16海航02”的持有人却表示,在7月29日到期后,“16海航02”至今仍未兑付。海航此举也被市场视作区别对待境内外投资者,引发了较大争议。

5亿私募债逾期后海航抛出认购新债方案,如此“借新还旧”合规吗?"

资料图。来源:中新网洪坚鹏 摄

“16海航02”迄今仍未兑付 海航提出借新还旧方案

Wind数据显示,“16海航02”于2016年7月29日起息,发行规模为15亿元,最新债项评级为AAA,评级机构为新世纪评级。

“16海航02”的持有人提供给中新经纬客户端的一份文件显示,发行人应于7月29日兑付本期债券到期本息合计15.93亿元。截至2019年7月29日,因发行人流动资金紧张,未能如期兑付“16海航02”到期本金和利息。

上述持有人称,目前海航集团提供给持有人两个方案,一个是接受展期,另一个则是认购海航发行的新债。

接近海航集团的知情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证实了这一说法,称目前海航与私募债持有人仍在谈判中,展期或者借新还旧都是海航与持有人谈判的一部分。

有债券市场质疑海航“借新还旧”这一做法已经明显违反相关规定。根据《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承接负面清单指引》等文件规定,对已发行的公司债券或者其他债务有违约或迟延支付本息的事实的发行人,不得新发债券。

海航借新还旧是否无视这些规则?前述知情人士称,从目前情况来看,海航与持有人仍在谈判中,这笔私募债违约或延期支付尚未形成定论,因此能否发新债也并非由海航说了算,是否构成违规也当另说。“目前对海航的思路仍然以救助为主,如果把借新还旧的渠道堵上了,风险就更大了。”

8月27日,中新经纬客户端也致电海航集团相关负责人核实上述信息并询问发行人出于何种考虑优先兑付海外债,但电话未被接通即挂断,截至发稿,前述负责人也未回复短信采访。

分析指境外债违约成本更高

事实上,海航集团并非唯一一个优先兑付海外债的发行人,此前亦有发行人选择优先兑付境外债。

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债券到期兑付选择及违约后的处置,往往伴随着债权人与债务人、债权人之间相互的博弈过程,是法律及相关制度、违约成本和信息掌握程度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债券募集条款的设置也可能直接影响债权的清偿顺序。

“相对来说,境外债券市场募集时限制性条款的设置较为完善,可能会涉及交叉违约等,债务人违约的成本较高,而发行人与境外投资者的沟通成本也较高,进一步提高了境外债违约成本。此外,此次海外债的投资人可能涉及很多国家,境外债违约对发行人声誉的影响更为严重和广泛。综合成本与声誉影响等方面,故可能会有发行人考虑先就境外债的违约处置达成一致意见。”苏莉说。

前述知情人士则称,优先兑付海外债主要是考虑到海航在境外市场的形象,其并称海航的流动性危机仍需要更高层面的力量来协调解决。“靠市场博弈就是囚徒困境,不太可能达成理想的协议,但是(持有人)真走到诉讼那一步又可能是一个多输的情况。”

那么,国内的私募债投资者又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苏莉指出,对国内的私募债投资者来说,目前国内债券市场在投资人保护和违约处置方面的法制规范尚在完善过程中,限制性条款的缺失令国内投资人处于相对劣势。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债券市场投资人保护机制将不断完善,私募债投资人应从事前防控处罚,通过设置合理的限制性条款等方式,最大限度保障自身权益,这也是违约后债权人博弈的重要手段。

海航流动性危机仍待解

海航曾是“买买买”的旗手。始于2004年的全球并购将海航推向了多元化发展的快车道,在其巅峰时刻,坊间均称“没有什么是海航买不来的”,而这一切在2017年戛然而止。

2017年年中,海航开始爆发流动性危机,海航随即走上了“卖卖卖”的道路。

2018年年底,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对外公布,自2018年起海航累计处理资产规模达约3000亿元,未来海航还会陆续有不同批次的资产处置清单对外公布,等资产处置完,海航集团的负债率会降到50%以下。

海航集团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该公司的负债总额高达7552.68亿元,短期借款为1011.52亿元,长期借款为2390.7亿元,应付债券为1122.17亿元。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资产负债率70.55%,同比上升18%,流动比率和速动比例分别为1.1和0.86。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航集团公司2018年报中,审计机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意见为“其他审计意见”即带有强调事项,而非正常的标准无保留意见。

审计机构意见显示,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团公司的流动比率为1.1:1,流动比率比较低,由此表明存在可能导致海航集团公司资金流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从近期的债务兑付风波来看,海航卖资产的速度已经无法赶上债务到期的速度。前述知情人士也指出,好卖的资产肯定第一步就已经处置完毕,现在还没处置的资产相对而言肯定不那么“好卖”。“如果处置要快起来价格就得低下去,可能抵质押都未必能覆盖。”

今年3月底,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一个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海航有优质资产,但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豆腐价。”陈峰说。(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文章来自网络,作者:网络编辑,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http://www.sdci.com.cn/news/5940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