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尚惨案”幸存者后代:村中的残墙断壁提醒着不忘历史

东方天际渐露鱼肚白。周村区王村镇大尚村,农户家里飘着袅袅炊烟,大尚村正在渐渐苏醒。

同样在80多年前的清晨,大尚村却有另一番惨无人道的情景。1938年2月3日是农历正月初四,人们还沉浸在过节的喜悦中,日军却在栗家庄大桥布设火炮,铁路上停放着装甲车,在村北墓田和庄东“火石山”高地上支起轻重机枪,开始向庄内炮击,炮击后烧村。这场灭绝人寰的“烧杀惨案”给当时的大尚村民带来了严重灾难,家园被烧毁,财产损失殆尽,许多村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过着凄惨的生活,在很多年内陷入了极度贫困的境地。

文/图 记者 曹连东 通讯员 刘金辉

进村敲诈勒索受阻

日军清晨屠杀纵火

讲述者:尚修常,63岁;

尹常太,73岁

“当时,村里有一大户叫李克成,他的大儿子李洪昌(字子仪)曾在民国初年任过益都等县的几任县长。”尚修常说:“李县长可是一个好人,每当农忙时候都赶回来干农活,到村外便下马走路进村,碰到人就打招呼。可恶的日本人眼红他家财产,便来抢夺。”

尚修常说:“听老辈人说,那年腊月二十一(1938年1月22日),快过年了,两名日本人纠集了十几个地痞流氓,在一名叫小韩三的汉奸带领下,乘坐黄包车,身挎短枪,前呼后拥窜到大尚村富户李克成家要钱要枪,敲诈勒索。李家人得到消息后,男人们大都逃走了,只有李克成和女人们还没来得及跑。这伙匪徒就闯进李家大院,搜抢贵重物品、衣物和牲畜,绑着人走了。李家本家护院李四知道后,联合本村和小尚庄、中央庄等邻村壮勇数十人,携带土枪、棍棒在庄头伏击,等到匪徒出庄时,突然给以迎头痛击。当场打死两个日本人和几个汉奸,然后把日本人的尸体掀到了西庙井里。”

“可是,汉奸小韩三侥幸逃回了周村,对此怀恨在心,向驻扎在周村的日军头目谎报说,大尚村有抗日武装,很厉害,打死了很多日本人等。此事引起了日军的严重惊慌,预谋进行疯狂报复。”尹常太补充道。

“正月初四,天黑漆漆的,日本鬼子埋伏在村子四周的庄稼地里,炮声一响,大尚村内顿时一片混乱,人们不明情况,但预感到大难临头,便拖老带小纷纷向村外逃难。因大尚村西是开阔平地,村东有河沟、丘陵,地形较复杂便于隐藏,人们为躲避炮弹,大都不约而同地朝村东和东南方向出逃。谁知日军的轻重机枪正架在这些地方。在似亮非亮的天色下,慌乱中人们还未辨清前面情况,狂风般的轻重机枪子弹扫向他们,接连死伤无数,有的全家被枪杀灭绝,有的年轻人跑出了包围圈也被日军从背后枪杀。”尚修常说。

尹常太激动地说:“打完炮后,日本鬼子就闯进村内四处搜查,挨门逐户驱赶没来得及逃走的群众,全部驱赶往李家大院。然后,到处放火,熊熊大火顿时吞噬了整个村子。当时我家二三十间房子都被烧坏了,我爷爷日后花了很长时间才修好。”

没找到抗日武装

残杀无辜村民

讲述者:朱训东,85岁

“那时我才三岁,正睡着觉呢,就被一阵炮声炸醒了。”朱训东攥紧拳头说:“我爹领着我和两个姐姐还有我娘,赶紧往我姥爷家跑,才幸免遇难。往东往南往北方向跑的乡亲们,都中了鬼子的埋伏,被机枪打死了。”

“炮停了,日本鬼子就进村抓杀害日本人的‘凶手’,一个汉奸认出了李四。李四为了不使乡亲们遭难,把这件事全部揽到自己身上,一口咬定是自己领头,从外边雇人把日本强盗打死的,与乡亲们毫无关系。日本鬼子立刻把他绑起来拷问,坐老虎凳,用凉水泼,打得浑身是血,又用匣子枪在他头上狠狠地戳了几个洞,丧尽天良地往里面撒食盐、倒开水,妄图用这种酷刑逼他招出还有谁。李四大义凛然,始终坚持只有自己,没有别人。日本鬼子见从他嘴里实在咬不出别人,便气急败坏地蜂拥而上,将他一脚踢倒后乱刀砍死。李四在我们乡亲们心中,永远是好样的。仅仅初四一天,日本鬼子就杀死了我们村37口人。”朱训东说。

朱训东说:“日本鬼子离开时也没找到抗日武装,就把四五个无辜的村民抓到大临池火车站,用尽各种酷刑折磨他们。第二天日本鬼子又来到我们村,把抓走的那几个人枪毙了。这些日本鬼子实在太坏了。”

​△李如新向记者介绍,这就是当年被日本鬼子烧毁的李家大院粮仓。

家中百年老院子

遗留侵略者纵火罪证

讲述者:李如新,71岁

李如新说:“我是李子仪的重孙,出生后就一直住在李家大院,一住就是七十多年。李家大院至今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被日本鬼子烧了一次,家人又想办法修好一部分房子,其他的就放着没处理,现在门框、窗台等地方依稀还能看见当年被烧的痕迹。”

“日本鬼子对我们村犯下的这些罪行,是丧尽天良的汉奸引来的,他们纠集起来到处敲诈和抢劫。当时我家是大尚村的富户,汉奸眼红我家财产,就到大尚村来搜抢财物,造成了当年的恶行。”李如新说:“当时,李三负责管理李家,我太爷爷李子仪住在济南。初四那天,日本鬼子一打炮,我父亲就稀里糊涂地往南边山顶跑,不小心中了鬼子的伏击,腿部中枪,晕倒在地上,可恶的鬼子还特意跑来在他身上又刺了一刀,幸亏当时棉衣穿得厚实,这一刀没致命。后来我父亲被附近的村民救起来,捡回一条命。”

△毕先德收集整理大尚村惨案的文史资料汇编成册。

收集惨案文史资料

告诉下一代不忘国耻

讲述者:毕坤德,72岁

“毕先德是我的族叔,王村镇万家村人,18岁参加八路军,打过仗。”王村镇大史村的毕坤德说:“他是军人出身,对战争题材的书特别感兴趣,从退休开始一直收集整理1930年前后发生在王村地区的一些历史事件及抗日战争期间日寇血洗大尚村惨案的文史资料,他生前经常给我们说,要把这些历史收集起来,告诉下一代,让他们不忘国耻。”

据毕先德整理收集的史料记载,正月初四,天还未亮,大尚村内已落下40余发炮弹,打得墙倒屋塌、血肉横飞,鸡飞狗叫,小儿号哭,人们意识到要大难临头。当时该村有130余户、700余口人,人们为躲避炮弹,大都不约而同地向村东和东南方向出逃,谁知日寇的轻重机枪正是架在这些地方。成群结队的人在似亮非亮的天色下,还未辨清前面的情况时,刮风般的机枪子弹,向他们扫来。当场就被打死37人,重伤30多人,轻伤无数。

日寇停止射击后,又将村庄全面包围,挨门逐户搜赶未逃者,凡有男子和青年人,全部赶到李家大宅院内。然后遍村放火,一时烧不着的又重新点燃,下午鬼子撤离前,还又把余下的房屋再次点燃,此次共烧毁房屋600余间,来不及逃出的老人和儿童都葬身火海中。有些人家的房屋家产全被烧光,连一草一木也无剩余,那时村民全是草房,接连烧起无法扑灭,一直烧了四五天方熄。尚仁亭家较富裕,在地窖里藏着衣物等财产,烧到五天后全为灰烬。连地窖里的东西都无法幸免,可见全村被烧之惨状。

大尚村李家大院至今尚存的残墙断壁,作为日军侵略暴行的有力铁证,将提醒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中华民族遭受日军侵略的灾难历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大尚惨案”幸存者后代:村中的残墙断壁提醒着不忘历史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