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批发也成高危行业?卖断货不稀奇,但有时一个单品能赔200万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实习生 冯馨戈/文 河南商报记者 张郁/图

中秋节在即,月饼批发市场掀起赤身肉搏战。代理商使出浑身解数、各显神通,一天销售额能达三四十万元;万邦、百荣、华南城等各家批发市场,举办月饼展销会,给商户摆擂鼓劲。

月饼批发也成高危行业?卖断货不稀奇,但有时一个单品能赔200万

鲜为人知的是,这是一个凶险和财富相伴的隐秘行业。像赌博一样,它考验采购商的眼光、经验和运气:如果押中品类,一个月旺季能带来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销售,卖断货也并不稀奇;一旦失手,一个单品能赔掉200万元,每家赔掉上百万元更是业内常态,库存月饼将被按照五毛一个贱卖。

这种难以捉摸和大起大落,给这个国民美食蒙上神秘色彩。

商户掀起月饼批发大战,女商户5年间销售额从10万元增至500万元

“要2500份月饼!这里的市场大嘞很!”8月21日,位于郑州市南四环的百荣世贸商城,李忠(化名)舒服坐在遮阳伞搭起来的荫凉处,接了个采购商的电话。

李忠主要经营华美月饼和九头崖。提起他,月饼圈里人尽皆知。按照刘大卫(化名)的说法,李忠摘得了去年九头崖月饼河南区销售的总冠军,销售额达到400多万元。他代理的华美品牌销售额更为惊人。

九头崖在河南共产生两个金牌经销商,刘大卫是另外的一个。他在郑州华南城经营。在8月上旬举办的华南城第三届月饼展展位竞拍会上,九头崖摘得了最贵的展位。

“今儿早上,我一个单品甩出去800多提,散饼甩出去10800块,加起来一共有两万多块饼。”8月22日,刘大卫坐在华南城店铺里,对着河南商报记者讲述。他身后是一摞摞堆成堆儿的月饼纸盒。

“今年的任务是200万元。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任务量的50%-60%,已过半。去年我们完成整体任务的95%。”说完,刘大卫拿出了上好的茶叶冲泡。

堵丽芳(化名)被邻居称作百荣市场里的大户。她最早在老华中食品城经营,曾连续参加六届百荣月饼展销会。她向河南商报记者回忆,第一届展销会的成交额是10万元,第二届猛增到30万元,去年销售额在500万元。今年她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突破700万元。这意味着增幅要达到40%。

“去年代理的东莞一个月饼品牌‘高小妹’,散称月饼卖了100万元,今年肯定要突破200万元。”堵丽芳分析,月饼市场增势强劲,甚至部分品牌达到了翻倍增长的喜人规模。

刘大卫曾和其它几个品牌商聚在一起,对河南月饼市场进行过计算。根据几家品牌代理商计算结果,今年河南月饼市场有10亿元的市场容量。

今年8月,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月饼行业发展趋势报告》称,预计2019年月饼行业整体销量和销售额应有5%—8%的增长幅度。

3月份开订货会,滞销月饼被五毛一个贱卖

从今年3月份开始,曹建峰(化名)就开始不断参加月饼订货会,“参加了五六十场订货会,只去了熟络的厂家”。

他今年备了一千多万元的货,其中20%供给大型商超、卖场。

月饼批发也成高危行业?卖断货不稀奇,但有时一个单品能赔200万

月饼是一个时令特征极为明显的产品,不少经销商平时以其它行业为生,只在中秋节前伺机出手。月饼对于他们属于不可控的增量。

比如,曹建峰平时主营百合等产品,刘大卫开的是家茶叶店,主要经营茶叶和酒,李忠平时主卖饼干,并开有天猫旗舰店,线上收入就过千万。没有月饼,这些批发商依旧活得有滋有味。

而且,他们往往代理不止一家品牌。曹建峰代理了30多个品牌,均为外地品牌,李忠代理了十五六个品牌,且已经连续卖月饼十三年。堵丽芳代理有十来个品牌,刘大卫今年在九头崖品牌之外,新增了一个“日健”品牌。

明显的季节性,也决定了市场机会的稍纵即逝。踩不对时间节点,晚一步,就可能丧失市场,乃至万劫不复。李忠一直感慨今年出手慢了,市场还没完全动起来。

从3月份开始,就有月饼品牌商陆陆续续开设订货会,一直持续到夏季。广式月饼订货会要普遍早于本地品牌。订货会上预付货款后,7月25号左右,月饼就开始慢慢往下铺,8月1号发货,出现在郑州市场的档口或者商铺中,则要到8月3日或者4日。

批发环节在8月下旬已经定型,进入销售尾声,零售端在8月25日尚是销售旺期。过了农历八月十五,再贵的月饼也将变烧饼。

“距离中秋节最后5天,如果库存还没清完,就意味着要砸自己手里了。过了中秋节,会有人专门来收月饼,5毛钱一个。”刘大卫说。

月饼批发也成高危行业?卖断货不稀奇,但有时一个单品能赔200万

曹建峰预测,今年零售端在9月1日之后会进入销售高峰期。因为企业采购的准备工作充分,当下正是大宗团购下单的集中时期。

不过,不少批发商表示,今年月饼销售热度整体要迟一些,近几年采购期也由一个月渐渐缩短至半个月。

《2019年中国月饼行业发展趋势报告》称,今年中秋月饼市场将呈现出主销售期启动更晚、销售期更短、短期量大等特点。

高风险:有时候一个单品亏损200万元,有时候卖断货

因为销售周期短、产品迭代快、销售无法把控,月饼批发就成了一个高风险的行当。

“地雷”在3月份的订货会上就埋下。月饼订货会实行先打款再发货的策略,货卖不完,厂家不接受退回。

“订货会上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某个款型订或不订、订多订少,全靠个人眼光。很有可能眼瞅着某款产品在山东市场卖得特别好,回河南就不一定卖得动。”曹建峰说。

一个月饼销售的“老炮”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去年一个单品亏损掉200万元,“进价33元,前期为了拉流量,要挤进全国销售量前五,一开始就按照9.9元价格卖,后来增加到29元、59元,等价格拉到99元时,已经晚了。”

“赔钱的商户多得是,赔掉一百多万元的属于正常。”曹建峰反问,“订的货卖不动,你咋弄?!”

有卖不动的,也有不够卖的。因为种种不确定性,断货是每年的常态。刘大卫称,不少经销商的水果饼目前已断货,“鲜果饼今年是新品,又小又贵,订货商心里发怵,不敢多订。没想到一面世,忽然就断货了。每家商户进的少,家家户户都在抢。厂家已然来不及增加产量。”

卖不出去的货,等待经销商的只有挥泪大甩卖,价格贱到什么程度?

“会有专门的人来收购库存的月饼,0.5元一个,或者一元三个,比馒头还便宜。”业内人士称。

不过,空盒子会被批发商保留,“留下空盒子,明年再花高价买饼,装到盒子里再卖。”

(编辑 吉倩倩 见习编辑 熊子文 )

文章来自网络,作者:网络编辑,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http://www.sdci.com.cn/news/5721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