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曾有条繁华的“懒汉街”!忘不了那里的蒸包油条豆腐脑……

上世纪六十年代,胜利炼油厂根据“备战备荒”的要求,依山隐蔽而建。最初的生产装置区域在桃花峪口山水冲刷的平地处,这样,“生活服从于生产”,生活区就只能建在峪里山下。最早来的炼建和民建工人多数居住在老邮电局附近,随着人口的增多,开始在桃花峪南坡上建房让后来的职工家属居住。

5d1f83ca22c33b0832784dc8

“地上本没有路,人走多了,也便成了路”,工作、居住的人多了,路必先行。最初的红门是进入“五十五号工地”的必经之地,炼油厂的“古道”也是从红门开始,主道从红门往西沿现在的炼厂中路南侧(原路两侧的大杨树还依稀可见)顺坡而上,在后来的胜利大厦东侧分了一个岔,一条向北到老一区洗澡堂的北侧拐弯向西进老一生活区。

5d1f83ca22c33b0832784dc9

一条从胜利大厦拐弯向西南方向去,到现在的灯光球场处下坡,顺俱乐部前广场处上坡后转向现在的大庆二路(这里的桥是后来才修的;有桥后,路就顺畅多了),从锐博公司办公楼西转向现在的胜利路,在胜利路和大庆一路路口转弯向西,进老三区。后一条路从胜利路和大庆一路路口向南去合成氨厂。不过,那时八罐区附近没有桥,要下大坡绕谷底到炼厂南门处再折回上坡才能过去。

5d1f83ca22c33b0832784dca

“古道”第一次分岔的地方,是“五十五号工地”最繁华热闹的地方。西北侧有排拐折形的红砖平房是百货商店,西侧是人民银行的储蓄所(那时候的国有银行只有中国人民银行一家,工商银行是后来分来出的),北侧有职工医院和新华书店以及邮电局,紧邻的还有副食品商店,东侧是厂办公楼(后改为招待所),南侧是单身宿舍和一食堂。道路的两旁自发形成了自由市场,附近的农民把自己自留地里种植的蔬菜、杂粮和自家鸡蛋等农产品拿来卖给职工家属,厂里的工人下班后从这里走,也就顺便买上菜回家,十分方便。

5d1f83ca22c33b0832784dcb

这样的时光坚持了近二十年。后来这里居住的人多了,生活区在不断地扩大,发展成了四个生活区。炼油厂职工最多时近八千人,职工家属几万人是有了。道路也在不断地扩建,尤其是炼厂中路和胜利路的建成,让生活区更加通畅、便利。由此,后勤人员在虎山龙洞附近建成了集贸市场,老自由市场随之取消。

炼厂中路建设的宽阔顺畅,把“古道”撇在了一旁。这时就到了改革开放初期,为了附近的单身职工吃饭方便,居委会的人在“古道两边搭起了临时板房,形成了小吃街。炼油厂的人喜欢调侃,就给小吃街起了个别名叫“懒汉街”。“懒汉街”既风趣又顺口,最重要的是好记。所以,在炼厂说“小吃街”一头雾水,说“懒汉街”老幼皆知。

5d1f83ca22c33b0832784dcc

说起“懒汉街”这个名字,还与东北的哈尔滨有关系。哈尔滨有个地方叫“懒汉屯”,也是个卖小吃的地方,就在和兴路西大桥附近,如今的“师大夜市”。炼油厂的东北人最多,思乡的缘故,自然把“懒汉”引进过来了。

5d1f83ca22c33b0832784dcd

“懒汉街”开市异常红火。最受欢迎的是单身宿舍的老爷们,多年的食堂大锅菜吃腻了,加上厂里开始有奖金,收入多了,楼前头有这样一处可以改善生活的地方何乐而不为呢。这里有多种美食任你选择,有烧鸡可以吃,有蒸包可以吃,有小酒可以喝,而且时间自由。不像食堂那样“到点开饭,到点关门”,去晚了就吃不上饭了。其次,是赶班的职工,中午到食堂吃完了饭没有事干,闲的慌,在“懒汉街”上可以喝点小酒,和“哥儿们”侃侃大山。而生活区里孩子们也常常想到这里打打牙祭,年轻的家长们也喜欢到这里开开荤,吃点不用“肉票”的肉。

5d1f83ca22c33b0832784dce

懒汉街上最招人的是“王家蒸包”,开包子铺的是才从皇城农场搬过来的王家嫂子,人干活干净、利索,待人热情,只要有人从这里走过总是主动招呼:“来几个蒸包?”,她包的蒸包三多:“肉多、葱多、酱油多”,加上喷香的花生油,老远就能闻见她那蒸包的香味。从早晨五点多开始到晚上天黑,她的铺子都是门庭若市,排长队买包子是常有的事。

5d1f83ca22c33b0832784dcf

如今,王家包子铺仍然开着。不过,现在经营的是她的女儿和女婿,味道不知如何?

懒汉街上老杨家的豆腐脑也是相当出名。来自泰安乡下的老杨夫妇憨厚朴实,他家做的豆腐脑用的是山地大黄豆,磨得特别细发(当时本地人都是把新点出还没有挤水的豆腐叫豆腐脑,不那么细致),乳白色的豆腐脑放在碗里就像猪头冻一样,加上他做的乳汤是用猪骨头老汤做的,汤浓调料足,上面再点上芫荽末,吃在嘴里嫩嫩地、软软地,骨头老汤的酱香味掺杂着葱花味、大料味,满口就是一个字“香”!在北方地区能吃到这样的豆腐脑真是从心里美。所以,老杨家的豆腐脑成了懒汉街的标志,一迈进懒汉街先看看老杨家的豆腐脑还有没有?若没有了,在不在懒汉街上吃饭还真的考虑考虑。

5d1f83ca22c33b0832784dd0

老杨每天只做两大桶豆腐脑,上午过了11点还真会买不到。

后来,老杨年龄大了,有点干不动了。于是就把生意交给了孩子们。

现在,老杨家豆腐脑放的还是不是骨头老汤,不知道。

要说做生意,南方人比北方人精灵,而且,特别能吃苦。改革开放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仔细看,北方的大街上支个棚子就弹棉花,挑着担子买茶叶,发廊美发都是江浙、广东人开的,就连姜玉坤背着箱子卖眼镜,在临淄都做成了名牌。

懒汉街上仅有的一家卖“汤食”的,那就是“南方馄饨”。这对年轻的夫妇就是挑着馄饨担子从浙江来的。北方人喜欢吃饺子,馄饨吃的比较少,这薄薄的皮,就像水晶一样透着酱褐色肉馅,上面点缀着细细的鸡蛋丝和几许紫菜或香菜叶,时时还会看到晶莹剔透的海虾皮,还没有入口就被这如画般的美食所陶醉。要不说南方人精灵呢,他在汤里狠狠地放上一勺味精,那鲜味让你就象犯了“烟瘾”一样,闻味即去。

5d1f83ca22c33b0832784dd1

“南方馄饨”很红火,虽然有时候听不太懂夫妇说的是什么,但他们还是很和蔼的,话不多,却很温柔,“南方馄饨”成了懒汉街的一道风景。

馄饨做了几年后,随着市场的发展和人们对美食的需求,这对南方夫妇开始炸油条卖油条了,他们用的是南方手艺,炸出的油条劲道而柔软,炫和而酥脆,个头还特大,特受人喜欢。小两口既卖馄饨又炸油条,忙的不亦乐乎。

5d1f83ca22c33b0832784dd2

小两口来的时候身边有个五六岁的女孩,后来,又生了个男孩。男孩五冬六夏跟着小两口在馄饨摊边自个玩耍,小两口忙着生意,也没有多少时间照看孩子,小男孩成天围着懒汉街到处乱窜。我每次去懒汉街,都会顺嘴说小两口一声“看好孩子!”,小两口只是抿抿嘴笑笑。

不日,小男孩玩耍的时候,沿活动板房的窗子往房子里跳,没想到踩塌了板房的墙,一脚踩空头朝下栽了下去。也巧,不偏不歪正栽到了炸油条的锅里,幸好离当时的公司职工医院很近(医院治疗烧伤最好,在全国有名),赶快进行抢救,捡回了一条命。但全身(尤其是脸部)留下了不可去除的伤疤,成了终生的遗憾。

多少年后,再次看到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大小伙子,还是那样活泼好动,很有朝气,可是面目却无法正眼相视。

孩子成了夫妻二人永远的痛。

5d1f83ca22c33b0832784dd3

小两口后来不做馄饨改成了做拉面。面拉的还是挺好的,味道不错。再后来,他们把拉面馆转给了自家的亲戚后回老家了。

从此,懒汉街上再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现在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

记忆中的懒汉街上还有博山老刘的烤鸡。他的烤鸡调料用的特足,掏空的鸡胸内放满了大葱、木耳、花椒、大料等,上火一烤,焦黄的鸡外皮滴着油,吃一口肉质细嫩,肉香味、葱香味、大料味,味味鲜美,喷香扑鼻。老刘是博山某厂的下岗职工,他的思想很开化,当时,烤鸡在山东刚刚兴起,人家就买上烤箱来到百里开外的炼油厂。市场才放开,人们对风味小吃相当感兴趣,老刘的摊子每天上午都有很多人在排队,他呢,每天就做二三十只鸡,去晚了就买不上了,这样更吊人的胃口。

5d1f83ca22c33b0832784dd4

我和老刘的妹妹认识,但我从来没有让他照顾过。因为,在这里买烤鸡的人都是熟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咱不能加楔呀!

随着市场的搬迁,老刘的烤鸡也上龙洞那里去了。生意做了近十年的时间,老刘慢慢退出了人们的视线。

懒汉街是由自由市场演变而来的。既然是市场,自然有不少特色风味吃货。王朱村有家烧鸡做的特别好,每天都是女儿骑自行车后驮着木箱上来卖,她的烧鸡做的比南仇“韩家烧鸡”还好吃。后来炼厂储运站搬到了他们村北,人家不卖烧鸡了,改行“倒油”,有时在厂外见到她开着“桑塔纳”,牛气的很!炼厂人也就没有口福吃到她的“王朱烧鸡”了。

还有,王朱村那家“肘子肉”做的也很好。厚厚地肉皮包着瘦瘦的肘子肉,酱香味特浓,筋道有嚼头,堪比“博山香肠”。后来随着物价的上涨,人家说做不着,慢慢也就不来了。

5d1f83ca22c33b0832784dd5

王朱独特的风味美食还真不少。除了烧鸡、肘子肉,还有驴套肠,人家的驴肠套卷密实细致,模样有点象“东北五香干豆腐卷”,但味道相比还是驴套肠香。现在,龙洞市场上还能看到这“驴板肠”,只是现在人的胃口有点“刁”,很少有人那么热衷它了。王朱的“五香牛肉”也不错。

5d1f83ca22c33b0832784dd6

南仇的五香豆腐干也很有特色,它不象罗村豆腐干的五香味那么浓,比东台头豆腐干个头大,保持着豆腐的奶白原色,淡淡地咸味透着豆香。我只要见着总要买上几块,比肉好吃。

懒汉街旁有两个修鞋匠。一个是王朱的,他要价高,修鞋的技术一般,态度也不那么称心。所以,不是那么着急,一般是不找他修鞋的。

另一位修鞋匠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他是北乡董褚村人,每天早晨骑自行车来,晚上天黑才收摊。小伙子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看上去是个质朴的庄稼人,平时很少讲话,但有主户上前修鞋时,还是微笑应答。他修鞋认真,尽量满足主户的要求,用庄户人家的话说就是“实打实”的。价格也不那么计较,少个三毛两毛也就那样。所以,他的生意很红火,一般人都是找他做活。我这人爱搭讪,和他很聊的来,每次修鞋都和他说很长时间的话。

5d1f83ca22c33b0832784dd7

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他来了。再去闫家赶集,和他村人说起时才知道:他已经离开人世了。小伙子家里有三个女儿,全靠他修鞋供养,家里的房子需要换房顶维修,不舍得花钱雇人,自己爬上爬下忙活。房子太老了,房顶的承重力不足,他一不小心从房顶头朝下栽了下来,顿时就没气了。

人呐,活着时,有的人日子难过,岁月蹉跎;有的人财富满贯,得意洋洋。可是,遇到突然,消失是瞬间的事,恩怨钱财全无,一切皆终结。

随着一食堂的拆迁,胜利大厦建成,宽敞通畅的炼厂中路贯通了炼油厂生活区的大部,区域规划逐步走向了正规,懒汉街也开始拆除。可是,人们已经习惯了在懒汉街上吃饭,习惯了有事没事到懒汉街上逛逛。没有懒汉街,炼厂生活区就没了生气;没有懒汉街,炼厂人就少了乐呵;懒汉街是炼厂人心中的宝地。

5d1f83ca22c33b0832784dd8

懒汉街没有了,但那些卖家仍然在这个地方做着生意,人们仍然还来这里买饭、吃饭。只是,地点稍微往南挪了一下,来到了坡下招待所食堂后边的窄道上。

后来,可能是众人纷纷提意见,招待所食堂拆了一半不拆了,保留下来改成了几个小饭店,半推半就地允许招待所食堂后边的窄道两边可以摆摊卖小吃。这样,懒汉街又在这里复活了。

但受环境的限制,这里无法设立大的门头,仅限于小吃。

一日,招待所食堂其中一部分承包给了原来电工车间的老李师傅,他在这里开了:“胶东水饺”,他的水饺保持了沿海风味,鲅鱼水饺是主打,三鲜水饺使用的海米、虾皮都是新鲜的,面皮是人工擀制,现吃现包,水饺个头大,馅子足,深受大家的喜爱,这里每天都是门庭若市、顾客满门。后来他又在辛店和化建开了分店,但都没有这里的生意好。

5d1f83ca22c33b0832784dd9

随着企业的改制分流和生产规模的限制,以及移居迁出人员的增加,炼厂地区居民和流动人口越来越少。

懒汉街现在仅半面有店铺,王家蒸包、小笼蒸包、两家拉面馆……,胶东水饺还开着,吃的人却很少很少了。

早晨起来,兴许能碰见老杨家的豆腐脑,还有一家炸油条的。另外还有一家卖南方馄饨的,味道不比浙江那小两口差,但生意却不怎么好。

可能是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也可能是人们对美食的要求越来越高了。不管怎么说,懒汉街上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这里清冷的再也不能再清冷了……

还是那条熟悉的懒汉街,却不再有当年的繁华和热闹。街上那些故情、故人、故事只能留在老炼厂人的记忆里了。

图文/心语

来自内容合作平台 心语拉呱

扫描二维码 关注淄博城市发展的每一个角落

本文由 齐鲁文化网 作者:网络编辑 发表,其版权均为 齐鲁文化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齐鲁文化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