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美丽的东浦湾,在夏日的艳阳里,崚嶒起青嶂

作者:威海新楼市团队 原创首发于公众号:威海新楼市

我最喜欢的小伙伴儿在高区,我住在经区,我们两个平时互怼的一个话题是对方所在的区域。

他嫌经区闹腾,我说这是威海发展的大方向,你那里才是被时代的车轮遗忘了。但是提到海水浴场,两个地方就完全反过来了,要说下饺子或者煮馄饨,那都是高区海水浴场的样子,在经区才不是呢。

于是,我这个可爱的小伙伴儿每到了夏天就咬牙切齿地诅咒着经区拥堵的交通往经区来,只为了享受到跟高区畅快跑马的大马路一般的海滩——东浦湾。

我们常去的海滩叫东浦湾,顺着滨海大道往东走,还不到那香海的位置。

这片海滩跟其他海滩最大的不同是一片颇具面积的累累乱石,其中有方方正正用石块圈出来的两池水,像是做海水养殖的那样,更多的石块是散乱地堆在一边。

小伙伴说应该是砌养参池用的,水泥的痕迹很明显,不是天然石块。理工男总是这么跟世界较真儿,好在大自然宠溺着他,不跟他计较。

让我沉醉的是那些石头带来的感觉。

近了看,石头上面覆盖着累累的贝类、海藻,贝类是粗糙的、干燥的,海藻在水中妩媚着、摇曳着。

放眼看去,绿绿的苔藓填满石块之间所有的空隙,还蔓延到了石块上面,这景色是荒凉的,这片石头却是生机的,暮色温柔又雄浑,低空的云跑得很快,高处的云却纹丝不动,任凭霞光将它涂抹得金灿耀眼。

看得晃了神儿,我觉得红色头巾抹额,扎着小脏辫儿的加勒比海盗从海天相交处踏上岸来,他的高筒靴踩着嶙峋的乱石却稳如平地,一步一步,走过来。

涨潮的时候,看那深水处完全被海藻覆盖的几块石头,那样浓的绿,那样透的海水蓝,一漾一漾,能化掉所有最坚硬的心。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该有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站在这绿的石头上,嫁给这靛蓝的海。

这样未被驯服的石头是不应该出现在所谓的好的海滩上的,所以来这里的人很少,而且基本是当地人。

你可以安静地看落日、看云霞、看海面。

到天光幽冥的时候,海面上会一阵阵唰唰的声音,循声看去,细细密密溅起的一圈儿浪花,不知道是鱼是虾还是什么。

人们在石缝水洼间“寻宝”,每一个小小的水洼,清如许,鱼数尾,抓半天也抓不到,却是乐此不疲。

也有特意穿了长筒胶皮靴的,那样子心无旁骛地专注,往往他的红色小桶里就有很多蟹子。

这种蟹子比沙滩上常见的蟹子大,当然也并没有市场上的那般可观,只是略微的食之有肉而已,但足够让我们惊奇,我们在沙滩看到蟹子兴奋得不得了,小伙伴儿还摩拳擦掌:等我抓给你。

他的拳掌还没有摩擦完,蟹子已经触不可及了,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根本看不清那些腿是怎么移动的,像风卷着一蓬枯草——让人恍然:原来武侠里面的“草上飞”是这个样子的。

海滩上没有沙滩椅、没有遮阳伞,连个卖救生圈的都没有,海面上没有摩托艇、没有小船儿。向左边望去,经区那边的灯火是远的,向右边望去,那香海的灯火也是远的。

虽然已经亮起了灯火,海水却还是亮的,它把白日里吸收的太阳光现在释放了出来,海面是一个大大的发光水母,随着每一次呼吸轻微地起伏着。

先暗下来的沙滩上,有人搭起了帐篷,啤酒罐打开的声音,孩子绕着外圈奔跑、大笑,是这幅画面上最深的剪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威海美丽的东浦湾,在夏日的艳阳里,崚嶒起青嶂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