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第一书记刘昌法的4天4夜

编者按:台风“利奇马”携着暴风雨侵袭淄博,无数党员干部冲在一线。面对危难,淄博市第四轮第一书记和全市乡村振兴服务队挺身而出,风雨里与群众并肩作战,共渡难关。淄川太河镇东东峪村第一书记刘昌法就是其中一个。这已经是刘昌法第四个第一书记任期,正式到村报到的16天来,刘昌法在村里待了15天。暴雨期间,刘昌法连夜盯守,心系乡村,穿着一双雨鞋爬坡过坎,危难时刻始终与乡亲们在一起。在7年来一直坚持的工作日志中,他用朴实的语言记录下了抗灾的4天4夜。

8月10日 冒雨回村整颗心吊在嗓子眼儿

8月10日,我一早赶回村。“利奇马”携着暴雨来了,村里的情况让我整颗心时刻吊在嗓子眼儿里。

上午十点半,峨庄片区召开扶贫工作会议,虽然通知参会人员中并没有驻村第一书记,但我想及时了解会议关于扶贫工作的内容,于是就不请自去了。

到村后还不到九点,本想先走访,但只走了朱安喜、朱永勤两户,雨就下了起来,我只好“收兵”。

中午的时候,区委组织部侯法加副部长在工作群里发了一个通知,号召各位第一书记到村到位,做好台风和暴雨所带来的灾害防范工作。他是这样说的,“台风的到来,各级都非常重视,而且伴有强降雨和大风,这种情况下,对于咱们新到任的书记们来说,更应该和群众在一起。建议大家在保证自身安全前提下,配合镇村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雨一直在不停地下,我心里惴惴不安,看来这个“利奇马”来者不善。我便将工作群里第一书记或振兴服务队队员发的气象预报和市农业农村局、市减灾办公室下达的紧急通知,转发到村“两委”工作群,让“两委”成员尤其是主职干部对现在的情况重视起来。

下午会后,没有顾上与村主任朱全祥当面商讨对策,便在电话上做了沟通,做好预案,全力应对,“两委”成员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随时联络。

8月11日 深夜“孤岛”里冲锋在前

昨天太累,一觉睡到天蒙蒙亮,醒来时已是暴雨如注,河道洪水如雷的咆哮声吓得我火速赶到河边查看水情,洪水汹涌,河道已是半满,村民杜元良屋后河道拐弯处的道路已在渐次坍塌。

我立马拿出手机录下视频,把视频发到淄川第一书记工作群,用微颤的手打出一串字:我呼吁第一书记立即到村,与群众在一起。第一书记纷纷响应。

赶到村委前,我与朱全祥联系,让他迅速到村,应对灾情。此时他已赶到西石村附近,但山体滑坡堵住了回村的路,我立马联系了一辆挖掘机,把朱全祥送过阻塞路段,并用挖掘机救出了一名受困老人。

到村委办公室后,我与正在值班的王锡荣、朱玉国简单交流情况后,一起赶到最容易发生事故的河道南岸山体陡坡上,对这里的住户逐一排查险情,劝说有关住户转移到安全地段,同时继续沿河道巡查。

冷雨砸在脸上,来回三五趟,全身已经湿透。

中午,我与朱全祥商讨,当下必须完善防灾措施,调度人员,对危险地段安排专人严防死守。

下午,我们继续沿河道巡查,对群众反映的危险情况及时查处,提出预防措施。五点左右,雨势稍缓,已经满溢的河水出现下降。

晚上,朱全祥安排人员分四组对河道分段值守,我与朱全祥、王锡荣以及镇上赶来的崔片长在村委值班。

半夜12点,在他们的一再催促下,我回到住处休息。一整天往返河道及河道南岸居民区,泡在雨水中,脚上、腿上已磨破多处,身体已经累极。

暴雨不停,河道已有五六处出现坍塌,山体滑坡多处,房屋塌陷一处,墙体倒塌多处,幸而没有发生人身伤亡事故。

这一天,整个峨庄片区几乎成为一座孤岛。从早晨七点开始,移动通讯网络中断,道路交通、电力、自来水等也陷入瘫痪,多亏联通还有信号,这是目前唯一与外界的联络方式。

我怕家人担心,就借用王锡荣联通的电话,向爱人报了平安,并向冯丽萍秘书长简要汇报了村中灾情。

这次台风影响,并非突如其来,事前无论是各级天气预报,还是党委、政府部门,以及第一书记管理机关,都已再三强调高度重视。这场暴雨洪水,是对我们每一名第一书记、每一个党员干部人性的考验、人格的考验,更是党性、人民性的重大考验。

面对危难,挺身而出,冲锋在前,方显党员本色,方显党性光辉。

在这次重大灾害面前,东东峪村党员干部显示出极高的政治素质,特别是村干部责任意识,担当意识和风险意识,他们不辞辛苦、任劳任怨,每一个人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8月12日 彻夜盯守转移村民

早晨醒来,听雨势已小,我稍微宽心,将昨天情况简单整理后出门。

我沿着河道、南山坡走访查看灾情,先到了残疾贫困户朱永财家。看他院内房屋无险情,但院门外道路坍塌,陷落的石块、泥土几乎砸在朱永金南屋的后墙上。随后,又赶去了朱永连家、朱永洪家、肖振兰家等处,虽然多处院落淤积严重,但无明显危险隐患。只有一处废弃石头房屋倒塌,砸到了正在施工的一处建筑旁。

上午十点左右,雨水重新起势。我沿着河道巡看,发现五保户朱永梓老人正在河南岸的台阶上,试图将一段波纹管,安到河堤上一个出水口处,老人年迈,腿脚不便,沿河岸边水势不稳,十分危险。我怕惊吓了老人,没有高声喊他,悄悄走到他身旁,扶着老人的肩膀,将其劝说回家。

没过一会儿,我接到胡以军反映,村西南属西东峪村的两座桥已被冲走。我立即赶去查看情况,心想“还好,还好”,处在相对高处的本村八户群众没有出现险情。

而往回走的路并不顺畅,胡以农门前道路大面积坍塌,大堆石块沉落,几乎砸到下面的房屋上。

二番河道巡检后,在路上遇到太河镇张镇长来村检查灾情,我与村主任朱全祥一起,陪同他们查看了河道受损地段。

镇长走后,村里组织胡立亮、胡以生、胡立忠到淤积严重的一处桥涵下清淤,我与朱全祥等人在桥上配合。正好路过的杜希永、朱玉亮二话没说,挖起裤脚,自觉加入到了清淤队伍中。

桥下淤物,有整棵大树,有树枝草根,有鸟网衣物,缠绕交织在一起,清理起来十分费力。他们四人斧锯手拽并用,我们在河岸上用绳子拉拽,用了大半上午的时间,才将桥涵下的淤积彻底清理干净,消除了河道堵塞的隐患。

午饭后,雨势渐小,但风势又起,山坡上树木晃动,不时传来阵阵坍塌声。村里胡以生的住家就在陡坡下,我们已劝他及时搬离。

然而,村委办公室对过的山坡出现了滑坡,河道里已经倒了五六棵松树和槐树。我们立马组织人用汽车拴上麻绳,把倒在河道里的树往上拽,但是,绳子瞬间拉断。没有办法,我只好安排人盯在现场,准备沙袋,防止洪水外溢冲击两旁的农舍。

下午,村主任朱全祥冒雨将自己的发电机运到办公室,给乡亲们的手机充电,让村里的男女老少能够及时与外界亲人的联系,报个平安。

傍晚,风势渐急。我们意识到,今晚应该是最为难熬的一夜,因为山坡土质已经泡得十分松软,一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出现山体滑坡和树倒砸屋事件。为防备风刮树倒,危及群众财产与生命安全,村“两委”紧急通知部分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村民代表在办公室彻夜值守。同时列出二十户重点户,将他们转移到安全场所过夜。

天已经黑透了,我留在办公室值班,与朱全祥统计灾害损失情况,因为组织得当,防范严密,目前村里还没有人员伤亡。

几天几夜没歇脚,但我感到辛苦,是值得的。

8月13日 手机没信号补卡传灾情

13日一早,雨仍在下,但没有起风,真是万幸。

我起来后先沿河道巡看,然后回到办公室,与村“两委”成员汇集灾害损失,形成灾情报告上报。

截止到目前,全村共289户有不同程度受灾。损毁道路300多米,总面积约1400平方米;其中,水泥、沥青硬化路面1350平方米,其它路面50平方米。损毁河道堤堰450米左右,总量约9000立方米。房屋毁损严重2处、90平方米左右;院墙倒塌26处、200多米。农作物受害面积800多亩,损毁果树3000余株;生产道路冲毁5000米;耕地堰体垮塌损毁严重,目前还无法统计。自来水主管网损毁300多米。山体滑坡目前已出现20余处。畜牧养殖损失情况,损毁猪舍一处,冲走50斤至100斤猪30多头。

此次灾害,直接损失达数百万元。

灾情汇总后,我立即向冯丽萍秘书长做了汇报,她嘱咐我注意身体、注意休息,尽全力帮助村“两委”和村民做好抗灾自救工作,我虽身累但心暖。

早上,区扶贫办副主任郑加强一行三人到村指导抗洪救灾,我与朱全祥陪同他们沿河查看了灾情。

连续三日手机没有信号,村情传不出,外情不知道,灾情传送非常不顺畅。没有办法,我又赶去峨庄办了一张联通卡。

风雨初歇,村里的恢复重建我们还要继续盯住,跟上。

听村里老人说,这次洪灾,是百年一遇的特大灾害。而面对空前的洪水灾害,“和群众在一起”,与群众共渡难关,这应该就是我们第一书记的担当与使命。

(大众网·海报新闻 记者 张雪 通讯员 刘志勇 根据刘昌法日记整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淄博第一书记刘昌法的4天4夜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