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与青岛人,由排斥到慢慢渗入日常生活

半岛记者 张文艳

无论是曾开酿酒厂的兰德曼,还是自制啤酒的佛劳赛尔,他们给城市注入的啤酒历史或短暂,或小众,雕刻下啤酒的印记,但并没有留下广泛的影响,如果不是学者有心,如果不是梁实秋有意,他们恐怕根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也难以留下只言片语。

5d3f05f3ed1d1f41e34b0110

在青岛人眼中,啤酒真正的历史开启于1903年。德国侵占青岛5年之后,城市发展初具规模,外来人口也日益增多,啤酒的需求量大增。商机来了,商人怎能错过?这一年的8月15日,“香港盎格鲁-日尔曼啤酒公司的德英商人(以德商为主)便根据消费需求在青岛毛尔梯克兵营(今登州路)创建啤酒制造厂,企业名称为‘日尔曼啤酒公司青岛股份公司’,又称‘英德酿酒公司’”。从此,啤酒与青岛彻底结缘。

在青岛啤酒博物馆,记者见到了最初运自德国的西门子电机,是这台机器于1904年生产出第一瓶啤酒,据悉,“在1904年10月1日的《青岛新报》本地资讯板块中,有一条短消息:青岛日耳曼尼亚啤酒酿造股份公司,将于12月出售它的第一瓶啤酒”。这是青岛啤酒在报纸上的大幅广告,甚至还介绍了啤酒的德国酿酒法、原料和类型等。据资料记载,该公司生产出的啤酒曾获得慕尼黑博览会金奖。“当时的啤酒除了供应本市外,还销往其他沿海城市,比如在上海、天津等地”,王栋先生说。

5d3f05f3ed1d1f41e34b0111

可能有读者认为,青岛人喝啤酒的已经百年之久,事实上恐怕很难如此定论。根据老青岛人的回忆,他们与啤酒的亲密接触并非是从啤酒出现在岛城之时开始的。“听俺爷爷讲,他当年哈第一口‘BIER’酒的时候,‘哇’一口就吐了,说一股‘马尿’味,一点也不好喝”,青岛网友所言并非夸张,王栋告诉记者:“中国人恐怕当时接受不了那个味道,所以开始主要是德国人喝,如果受过西方教育影响的中国人,可能会尝试一下,大多数中国人恐怕没有喝啤酒的习惯”。对此,李明也认为,“整个德国租借时期,喝啤酒的中国人不会太多。那时候青岛移民多,所以苦力和商人居多,人们不会花钱喝一种完全不能接受的东西”。

能够佐证王栋和李明观点的,还有文人的记录。除了梁实秋,作家柯灵也曾撰文写过青岛的啤酒,1933年夏天,柯灵在《岛国新秋》中这样描绘:“向沙滩后面走去,疏疏的绿树林子里设着茶座,进去喝一杯啤酒,喝一瓶崂山矿泉水,或者来一杯可口可乐;无线电播送的西洋音乐和东洋音乐在招诱着呢。”但在圈子里饮用更多的,仍是白酒和老酒。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赵太侔等人组成的酒中八仙,轮流到顺兴楼和厚德福两处聚饮,三十斤一坛的花雕抬到楼上筵席,每次都要喝光才算痛快。花雕,则是中国传统的黄酒。即便是接触上流社会的逊清遗老在辛亥革命后避难到青岛,“也没有关于啤酒的记载,他们轮流坐庄也以白酒和老酒为主”,文史学者鲁勇先生告诉记者。

5d3f05f3ed1d1f41e34b0112

为了打开销路,啤酒厂决定给德语中的“BIER”取个中文名字,最早是“皮酒”,日占时期改名叫“麦酒”,因为是用麦芽发酵,也算名副其实。在青啤博物馆里,有一段胶片广告非常有趣,说研究证明此酒健脾养胃,对身体好,所以有人将“BIER”音译为“脾酒”。随着“脾酒”的流传,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与吃喝沾边的都应该有“口”字旁,所以“啤酒”二字便落地生根。有不少人认为“啤酒”的“啤”字是青岛人的发明,对此李明认为有些夸大。青啤博物馆的讲解员也告诉记者,青岛啤酒不是中国最早的啤酒,所以这种说法存疑。

尽管如此,“1929年国民政府接管青岛后,以啤酒为社交媒介的时尚依然延续,到了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这种引入的饮品获得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李明解释说,其实没有明确的时间分割线,啤酒渗入百姓生活是潜移默化的,当然,作为一个显著的本土文化符号,以更平民化、日常化、个性化和激发自由精神的姿态,贯穿在城市的细枝末节之中,是需要前提的,比如产量,比如价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齐鲁文化网 » 啤酒与青岛人,由排斥到慢慢渗入日常生活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