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下了不到四指雨,济宁喊“渴”

119万亩农作物受旱

7月26日,记者从济宁市城乡水务局获悉,今年以来,济宁全市境内累计降雨162.1毫米,比去年同期偏少37%,比历年同期偏少57%。特别是6月1日至今,累计降雨76.5毫米,比去年同期偏少35%,比历年同期偏少69%;6月6日—27日连续21天处于高温且无有效降水状况。据统计,全市范围内已有86条中小河道断流、64座小水库干涸、5560眼机电井出水不足,造成119万亩农作物不同程度受旱、2.8万人出现临时性饮水困难(集中在曲阜、泗水、邹城和微山)。

截至7月25日,南四湖及大中型水库蓄水6.13亿立方米。其中,南四湖总蓄水量5.58亿立方米,较去年同期偏少2.33亿立方米、偏少29%,较历年同期偏少4.81亿方偏少46%。

两个月下了不到四指雨

近期,济宁市干旱少雨,6月初以来,汶上县南旺镇两次累计降雨只有25毫米左右,没有形成有效降雨,秋季农作物旱情明显。

5d3f0686deeee44f65fed95b

7月26日下午2点半,记者来到南旺镇坝上村的豆地里,烈日当头,温度上升到了36℃,站着不动都能出一身汗。豆株长势参差不齐,一排被架起的喷头正“摇着头”来回喷灌。“从6月初种上豆子到现在,总共下了不到4指雨。最近几次的雨好像故意绕着南旺似的,周边很多地方都下了,就我们这里没下。”正在看水的吴兆房告诉记者

当地有句老话:“五天一小旱,十天一大旱。”这是说,夏天的农作物,如果5天不下雨的话就算是一小旱,10天不下雨的话就算得上大旱了。

痛心!都“渴”成这样了

往年豆株半米高,现今才一拃

吴兆房告诉记者,往年从6月初种上豆子到现在,大豆株得有半米高,已经开始开花了。今年因为干旱,不光还没开花,植株才只有一拃左右。

和吴兆房一同在地里浇水的杜英如刚从地里从来,身上的汗浸湿了衣服。他说,村里的种地大户吴连平种了1000多亩地,除了100多亩玉米,其他都是大豆。因为干旱,吴连平雇了他们16个人帮忙浇地。“豆子不禁旱,就这样的大热天,如果不及时浇很快就蔫了。”他说,因为种植面积大,他们每天从凌晨5点一直浇到晚上11点,已经连续忙活了11天。十几个喷头一次性只能顾2至3亩地,连续喷上3个小时就得挪一次管子。

5d3f0686deeee44f65fed95c

老杜还告诉记者,这样浇过一遍,只能浸湿2指深的土地,很快就能干透。因为连续抽取地下水,机井里的水位正在下降。3米一节的抽水管,原来下5节就行,现在得下6节半才能抽到水。附近的机井已经有好几处都被抽塌了。

兖州贫水区玉米亩产将减少20%

7月27日下午,气温逼近38度。穿梭在兖州区漕河镇的东部的8个村庄,近乎所有的玉米地都呈现“高低不平”的态势,同一块农田里,大部分玉米足有一人高,而且已经露出金黄的穗子;其中一小部分玉米明显矮小不少。

“本就是靠天吃饭的贫水区,今年又遇到如此厉害的干旱。”漕河镇政府分管农业的主任科员左广祥详解了其中原因:漕河镇东部有1.8万亩的贫水区,涉及8个村庄,“自从收割完小麦,这里两个月没下过一滴雨。”到了播种玉米时,村民们动用了长条井里储存的水,还没浇完一遍地就用没了,大约有六七千亩地没能浇上水,也没能种上玉米。

5d3f0686deeee44f65fed95d

眼看着玉米到了出苗期就快被旱死了,还有六七千亩地就要变成“荒地”,漕河镇政府紧急启动了“西水东调”工程,从9公里外的西部富水区调来15万立方水解燃眉之急,六七千亩农田也相继播种,只是长势要晚于第一批播种的玉米,因此出现“高低不平”的现象。“玉米出苗期缺水,遭受的损害不可逆转,贫水区的减产已成定局,预计亩产减少20%。”

咋办?调水解“渴”

5d3f0686deeee44f65fed95e

为应对当前旱情,济宁及时组织城乡水务、农业农村、应急、气象、水文等部门专家会商,启动了抗旱Ⅳ级应急响应,下派9个专项督导组到旱情较重的县市区服务指导抗旱工作。全市已经先期到位抗旱资金3332万元,组织抗旱人数27.6万人,投入抗旱设施机电井6万眼、泵站834处、机动设备9.9万台套、运水车辆5553辆,累计保障抗旱用电4355万度、用油2199吨,全市抗旱浇灌面积553万亩。今年以来,通过陈垓和国那里引黄闸累计调引黄河水1.38亿立方米,其中入南四湖上级湖1800万立方米。加快推进引汶水系连通工程建设,同时引水260多万立方米,浇地2.3万亩。

本文由 齐鲁文化网 作者:网络编辑 发表,其版权均为 齐鲁文化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齐鲁文化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