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国花”洛阳和菏泽杠上了

【讯】近日,中国花卉协会在网上发起投票,向公众征求对国花的意向,结果近八成网民都选择了牡丹,还有人表示惊叹,原来牡丹竟然不是中国国花。一场“国花”之争,让两座城市的背后角力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5d3ea8d946713f2dab9a9874

2018年4月21日,2018鸡冠洞高山牡丹节在河南省洛阳市开幕,盛开的牡丹姹紫嫣红,旗袍爱好者和身穿古装的姑娘们在雨中漫步,与牡丹相得益彰。(图片来源:中新社)

两座城市一直为牡丹暗中较劲

综合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网、《北京青年报》报道,牡丹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国花”?尽管网民众说纷纭,但两座城市态度倒是颇为一致, 从一开始就积极地为牡丹卖力“吆喝”。

这也不奇怪,一个是“中国牡丹花都”洛阳,一个是“中国牡丹之都”菏泽,态度如此积极,背后显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为了这朵牡丹花,两座城市早就“掐”了数十年。

说到牡丹,就不得不提到洛阳。“洛阳牡丹甲天下”,早已成为这座城市最广为流传的广告词。

作为与北京、南京、西安齐名的“四大古都”之一,洛阳有4000多年城市史、1500年建都史。史料记载,洛阳牡丹始于隋、盛于唐,宋时甲于天下。据不完全统计,仅《全唐诗》中就收录50余位名家吟咏牡丹的100多首诗歌。

“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也因此,不少人认为,是洛阳成就了牡丹如今的地位,“如果没有洛阳,那牡丹就是一普通的花,大概跟今天的月季、水仙什么的差不多”。

不过,400公里外的菏泽,对这种说法应该不会表示认同。“曹州牡丹甲洛阳”中的曹州,说的就是菏泽。当地官方称,菏泽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牡丹繁育、栽培、科研、加工、出口和观赏基地”。2012年,中国花卉协会在回应为何授予菏泽“中国牡丹之都"称号时透露:一是菏泽牡丹花卉种植面积居中国之最,二是牡丹带动的产业链居中国之最。

这两座城市,一直在为牡丹暗中较劲。

最典型的例子是,从1983年起,洛阳连续37年举办牡丹花会(现已更名为“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并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每年清明前后,海内外游客纷沓至此,连公交车都是双语报站。

紧随其后的菏泽,自1992年开始也每年举办一届牡丹花会,时间与洛阳相差无几。今年4月,菏泽还举办首届世界牡丹大会,提出“汇聚世界高端人才,打造牡丹产业高地”。这也被写进菏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不过,不仅外地人对“中国牡丹花都”和“中国牡丹之都”傻傻分不清楚,甚至连洛阳和菏泽自己,都闹过不止一次乌龙。

据当地媒体报道,菏泽知名的曹州牡丹园,曾惊现“洛阳牡丹”花盆;而洛阳牡丹文化节在对外宣传时,也曾误打出“中国牡丹之都菏泽”的标语。从这类错误,也可看出两座城市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经济利益使然 两座城市身负重担

时至今日,已经沦为三线城市的洛阳,虽然还保有河南“老二”的尊严,但最拿得出手的似乎也只剩牡丹这张名片。而在山东排名倒数的菏泽,也迫切需要一个能让人记得住的标签。如今,两座城市的发展思路开始日益趋同——即大打“文化+产业”牌。争花也好,造节也罢,背后仍是经济利益使然。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每年牡丹文化节,为洛阳吸引约2000万人次游客,旅游总收入稳定在200亿元(人民币,下同)左右。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17底,洛阳共有牡丹企业340家,从业人员3.3万人,牡丹产业总产值240亿元,牡丹种植、加工、销售一体化发展,全产业链雏形初步形成。

去年初,《洛阳市牡丹产业发展规划(2017-2025年)》印发,首次以专项规划形式描绘洛阳牡丹产业发展蓝图。根据这份文件,到2020年,洛阳牡丹种植面积力争达到50万亩,牡丹产业总产值达到300亿元;到2025年,牡丹产业总产值将达600亿元,还要打造10个以上牡丹产业上市公司(包括新三板)。

很快,《菏泽市牡丹产业发展总体规划(2018-2022年)》也于同年11月出炉。对比来看,上述规划公布的数据显示,菏泽牡丹种植面积达48.6万余亩,生产加工和销售企业达到240余家,年产值超60亿元,牡丹出口量占全国80%以上。同时,规划提出,到2022年,要培育20家龙头企业,培育总产值超过500亿元的牡丹产业。

不过,在城市竞争纷纷聚焦人才和高科技产业的当下,为一朵花较劲,也显出两座城市的无奈。

坐落于“塌陷”的中部地区,曾经的老工业基地洛阳,正面临转型困局。今年5月,《新周刊》评选“中国十大失落之城”,“衰退之城”洛阳就名列其中。

而对基础更为薄弱的菏泽而言,经济在省内不出众,与缺乏像样的产业脱不了干系。

两座身负重担的城市,将如何打好手上的牌?(完)

本文由 齐鲁文化网 作者:网络编辑 发表,其版权均为 齐鲁文化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齐鲁文化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