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从来不缺文化的土壤

5d24ad54f567370ce51e18f1

Kate,88年生人,毕业于青岛理工大学,去年辞去知名孵化器总经理工作,目前专职担任一家MCN公司的两位合伙人之一,主要负责平台合作及商业开发。

说到MCN(Multi-Channel Network),与这两年大火的短视频、网红经济密不可分。它是一种多频道网络的产品形态,将PGC(专业生产内容)联合起来,在资本的有力支持下,保障内容的持续输出,从而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原本已经做到职业经理人的位置了,但并不觉得可惜,当下做的事情更有发展前景。”坐在笔者对面的Kate,笑意盈盈而又自信满满。

Kate的公司,全名是淄博萌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萌人科技”),注册于2014年,短短几年已在圈内小有名气,去年新榜排名进入前10位。

但遗憾的是,这家蛰伏于鲁中地区的MCN公司,正在谋划着出走山东的“大业”,目标是北京上海。而这一状况,前既有古人,后也有来者。

5d24ad54f567370ce51e18f2

诞生于济南的山东何仙姑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微信大号何仙姑夫在积累了一定粉丝后毅然北上,现在已成长为一家专注短视频品牌孵化和升级的MCN机构,并打造了颇有影响力的视频品牌——贝壳视频。

南方已经把网红看作新经济,而山东却只能充当自媒体的"黄埔军校"

5d24ad54f567370ce51e18f3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已达6.12亿,占网民总数的73.9%,其中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9亿。比比皆是的消息是:一个网红通过直播来销售产品,随随便便就能卖上1、2个亿。

在南方一些省市,如果你是一名职业网红、短视频达人,收获的可能是周围人艳羡的目光;但在山东,如果你说自己是网红,那么至少父辈一代就不会认可,觉得是抛头露面、不是什么正经工作,更不会觉得有面子。

就像Kate谈到公司出走动因时坦言,山东缺乏网红经济发展形态的氛围,而且相关人才也短缺。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项目品质亟待提升,但高级美编和编导却招不到人才,至少在淄博是这样。

“其实当下很多优秀MCN公司的创始人、策划人、制作人都是山东人,这可能是因为山东有着浓厚的文化历史底蕴,但值得深思的是,这些山东人主导的公司,全都不是在山东做出的名堂,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儿,不是吗。” Kate说。

5d24ad54f567370ce51e18f4

据了解,目前MCN机构聚集状况比较明显,北京、上海、杭州、深圳、成都较为集中,北京围绕微博、美拍,娱乐、时尚、游记内容较多;上海则有一条、罐头厂等围绕生活方式的MCN,节目制作很有品质感,同时还有游戏MCN;杭州则围绕淘宝,电商和网红内容较多,变现也更为直接。

萌人科技的另一名合伙人坦言,圈子里有一个说法,全国自媒体看山东,但看的却是从山东走出去的自媒体人。

为什么这么说?山东可以说是自媒体的黄埔军校,或者说是自媒体文化发祥地。很多MCN都是在山东起步,但有点儿起色后就都走了。现在除了青岛的视觉志,没有什么像样的公司,造成山东自媒体生态空心化严重;但在北上广深就不一样,大把优秀的公司。这里还不得不提到成都,虽然是西部二线城市,但自媒体生态发展得也非常好。

2017年底,全国首个自媒体的产业园落户在成都。之所以称为首个自媒体产业园,是因为它聚合了MCN机构自媒体人集中办公创作以及产业化运营的一种全新化的互联网的产业园的一种模式。而在产业园第一期入住和签约服务机构已经超过了50家,涉及的自媒体超过1000个,园区内自媒体矩阵整体的阅读量可达到10亿以上。

全国各地争抢网红新经济,山东钟情"高大上"产业

5d24ad54f567370ce51e18f5

成都的自媒体生态好,与当地政府的重视程度息息相关。成都MCN产业园的管委会去年组织了多场MCN机构风投的路演,从中挖掘出有发展潜力的MCN机构、自媒体账号,将其带到2018年的全国VC投资峰会上,以吸引全国的投资大佬的关注。

为吸引和孵化“网红经济”,上海市也专门出台了支持政策。

2017年底,上海市发布了《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也称作“文创五十条”,其中网络视听产业是重点关注的产业领域,有着多项配套支持政策。

网络视听产业,其实就是网红经济。由于短视频是网络视听行业的风口,随着5G技术的发展和普及,短视频与其他行业的结合趋势明显。金桥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将结合十三五产业规划和政策对短视频产业方面给予大力扶持,努力培养该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早年间,金桥区曾是白色家电产业的聚集地,如今已形成了颇具规模的网络视听产业集群。不但网络视听的国家集成播控平台落户金桥,还有上下游近100家企业集聚在金桥,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和丰富的视听内容。

而山东还是钟情于大化工、大能源、大制造这样的项目,对于自媒体、网络视听产业、网红这类绿色、生态的泛文化产业新经济的发展较为保守。

再者,山东需要有从种子企业慢慢培育的耐心。事实上,让“小而美”的新经济产业先聚集起来,最终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未来或将带来比大化工、大能源更为可观的经济、社会效益。

一直野蛮生长的视频MCN,能长久吗?

5d24ad54f567370ce51e18f6

2017、2018年堪称是中国网红、短视频的大年,因此视频MCN发展也一直处于疯涨期,差不多是每年400%的增长速率。

像每一个火爆领域一样,如今MCN行业吸引了各种各样的机构和创业者,根据预测,2019年短视频MCN有望发展至近5000家,其中包括视频创业者,经纪人公司,广告公司,视频平台等。

4月3日,号称网红电商第一股的如涵控股(Nasdaq:RUHN)登陆了纳斯达克交易所。

不过,如涵控股上市首日就破发了,大跌超过37%,收盘报7.85美元/ADS。

如涵控股应该算是MCN的头部了,签了100多个网红,最出名的当属在淘宝上带货能力超强的张大奕。但为何没能得到海外投资者的支持?

业内人士指出,经历过早期的野蛮生长之后,整个MCN行业正在面临大浪淘沙。

5d24ad54f567370ce51e18f7

在Kate看来,视频MCN是能够存在长久的,却又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必须跟紧热点。从发展趋势看,MCN经过衍生会裂变为三种模式:自制、网红孵化和签约经纪。

Kate所在的萌人科技最初的商业模式,就是向各大平台输出自制内容,包括美容美妆、穿衣搭配、旅行游记、美食吃喝、母婴育儿等,因为介入较早,萌人科技也善于研究各大视频平台的调性,于是快速占领了市场。但随着竞争的加剧,萌人科技开始谋求转型,即向着网红孵化+签约经纪转型。

这是因为,目前短视频行业仍处于爆发期,现有短视频达人(网红)数量庞大,但这些红人也面临着共同的瓶颈难题,一方面是在内容专业生产提升上,另一方面就是变现、以及与平台的合作,“这些都需要专业的MCN机构帮助他们,市场需求也非常大”。基于此,萌人科技确定了这一转型战略。

事实上,何仙姑夫也是走了同样的路线。2017年9月何仙姑夫推出MCN品牌——贝壳视频后,截至目前已签约50+短视频创作者,覆盖1.2亿粉丝,总播放量达220亿+。除了直接签约红人外,贝壳视频还先后投资了美拍网红喵大仙、刘阳Cary。

不过,即使是成功的MCN,持续性推出网红也存在着不可复制性,内容最大的瓶颈在于非标准化。短视频IP爆火的确存在大量不确定不稳定因素,MCN的模式正是为了将这些不稳因素形成方法论,能更有规划地把控。孵化现象级别红人这事本来就是概率事件,无论个人还是机构都有机会成功,而MCN机构只是能让这机率变得更高。

结语

只有快速成长为优质MCN,成为短视频行业的主导,才能长久的生存下去。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创业之路也处处是坑,惟愿一路走好!

5d24ad54f567370ce51e18f8

文字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来自网络,作者:网络编辑,如若转载,请联系作者:http://www.sdci.com.cn/folklore/14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